小叔,这一次我先放手
继续看书
“奶奶,我错了,我认输。我接受你的安排。”季南弦,如你所愿,以后我们只是陌生人。“奋不顾身的爱得不到回应,最后只能以放弃告终。”白芊芊用小号上发出,终究落幕了。在奶奶的催促下,白芊芊和谢温辞的婚事很快敲定。

《小叔,这一次我先放手》精彩片段

想到现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季南弦秦子芸’恋爱消息,这衣服是谁的,不言而喻。

白芊芊推开房间,发现房间已经落了灰。

书架上,是她获得的奖杯,她想告诉季南弦,她一直都在追寻他的脚步;

衣柜里,是她的戏服,她想让季南弦看看她的决心床头柜上,有一本《演员自我修养》,这是她经常用来见季南弦的借口。

整理好一切,却发现季南弦回来了

白芊芊微笑解释:“我不是有意来缠着你,我只是来把我的东西清理走。”

他知道,她是决定放弃他了。

这本就是季南弦想要的结果,可不知为何,他的心口却有些闷。

“这些小事,可以叫佣人做。”

他就这么不想见到自己?

果然,放弃这段感情是对的。

想了很久,白芊芊还是决定做一个体面的大人,

“谢谢小叔的照顾,给你添麻烦了”

“小叔,再见。”

季南弦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莫名的念头。

她是真的不再需要他了,哪怕是以小叔的身份之后,白芊芊再没联系过季南弦。

季南弦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她拉黑。

她也要专心准备婚礼了,谢温辞对她很好很好。

她终究还是选择了一个爱自己的人,自己深爱的人就让时间尘封在记忆里吧。

这段时间季南弦一直在国外出差,深夜,他习惯性打开微博,去看白芊芊的微博小号。

却只看见一片空白,他立刻拿出手机给白芊芊拨打电话,却发现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拉黑。

季南弦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马上包一架飞机,回南城!”

六个小时之后。

帝都机场,大屏幕上播放着一场录播的新闻发布会。

只见屏幕上,白芊芊拿着话筒,笑容轻浅。

“很抱歉告诉所有喜欢我的粉丝朋友们,从今天开始,我决定息影了。”

记者们全场哗然。

现场记者的提问:“听传言说,你喜欢季影帝,决定退隐是因为受了情伤吗?”

面对记者的追问,只见白芊芊缓缓抬起右手,无名指上一颗钻石熠熠生辉!

“我要结婚了。”


可能是酒精作祟,季南弦没有顾及那所谓的理智,迈步就要跟上去。

但当他站在第一阶台阶时,秦子芸却突然出现拉住了他。

“放手。”细碎的灯光下,季南弦目色微冷,带着说不出的压迫。

秦子芸故作镇定:“师兄,你喝多酒了,开车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去。”

季南弦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喜欢被人插手。

她原本只是想在身后偷偷跟着,但当她看到白芊芊的身影时,她忍不住了。

她不允许有任何出现阻挡她嫁给季南弦。

如果有,那就该死!

被秦子芸这么一折腾,楼下早没了白芊芊的身影。

季南弦只能别过视线,抽回了手:“你先去陪老师吧,我自己有分寸。”

不等秦子芸再说话,季南弦已经转身下了楼。

这夜,下了一场很久的大雨。

也是季南弦彻夜不眠的一夜。

第二天,经过大雨洗刷过一遍的帝都,晴空万里是难得的好天气。

《星辰荣光》开机仪式也是在这天进行。

季南弦习惯性的站在白芊芊的身旁。

白芊芊注意到后,却往旁边挪动了几步,把位置空了出来给了秦子芸。

虽然这剧的女主定给了秦子芸,但论流量这块白芊芊还是稳坐一姐的位置。

所以记者把话题也抛给了白芊芊:“白小姐,此剧是你息幕作品,却饰演女二你有什么看法吗?”

白芊芊拿起话筒,轻轻一笑:“我会付出最大的努力演好这个角色,也算是对得起导演的信任。”

不得不说,季南弦真的很高明。

给秦子芸惹人怜爱的角色,却把最惹人挨骂的角色给了她。

三个小时后,开机仪式才圆满结束了。

回到休息室。

白芊芊一进门就看到沙发上只有季南弦坐着。

“走错门了,我现在就走。”她转身欲走,却被季南弦拽住了手腕。

“芊芊,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季南弦看着白芊芊,想要将她看穿。

但白芊芊神色清冷,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他。

白芊芊凝着眼前的男人,冷笑出声:“季南弦,当初是你自己口口声声答应你导演的第一部戏女主一定是我,现在也是你自己反的悔,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季南弦神色一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可以向你——”

他话还未完,白芊芊却听不下去直接打断:“够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从此你我形同陌路,我也不会再纠缠你。”

他不是一直在划清界限嘛,那这一次她干脆断个干净!

听到那一声形同陌路,季南弦神色一滞,心像被针刺了一下:“你这么想和我瞥干净,是因为谢温辞?”

闻言,白芊芊一怔,一口应下:“是,我既然要嫁给他当然不能让他误会我们的关系,这不也是你最乐意看到的吗?一举两得,我还要提前恭喜小叔喜当爹呢!”

反正以后就是陌生人了,她不介意把关系再搞砸一点。

可话音落下,她等到的却不是季南弦的回答。

而是一个霸道夺走她所有呼吸的吻!


五点半,白芊芊到达了谢家的大门口。

谢温辞早就在门口等好,在看到她来后,开心地跑上前:“芊芊,饭都做好了,我们先进去吧。”

白芊芊看着谢温辞嘴角便温暖的笑容,终是点了头。

其实她是不想见谢家双亲的。

毕竟她和谢温辞结婚只是为了合作,见父母的话肯定是会很拘谨的。

思虑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客厅。

白芊芊第一次见到了谢温辞的父母。

这是一对非常恩爱般配的中年夫妻,谢母穿着紫色的立领旗袍,带着一串珍珠饰品,优雅又得体,但看起来有些严肃。

而谢父穿着白色的中山装,虽然脸上已经有了皱纹,但五官俊朗,不难看出年轻时也是个美男子。

“伯父伯母好。”白芊芊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谢母谦和的笑了笑,手中拿出一个首饰盒:“我本想让温辞给你,但又想到你通告太忙,就想着干脆亲自给你。”

白芊芊将礼物退了回去,客套拒绝:“伯母的心意我心领了,您是长辈,要送也是我送。”

说着,她也送了份礼出去。

谢母刚想推辞。却被谢父打断了。

“好了,都不要站儿了,去吃饭吧等会菜都要凉了。”

就这样,一行人又从客厅移步餐厅。

一看餐桌,白芊芊就看到全是清淡的菜。

谢温辞注意到她的神色,以为她不喜,便压低声音说道:“我爸妈喜欢吃清淡的,芊芊你要是不喜欢等会我带你回去吃。”

白芊芊摇了摇头,拿起筷子随手夹了口菜送进了口中。

食之无味的感觉忍不住让她问起了自己。

“如果一辈子都是吃这些,她能够接受吗?”

答案很快就得了出来。

她不愿意。

一顿饭吃下来,白芊芊维持着面上的乖顺礼貌,但内心却如死海一般毫无波动。

或许,她的确是该找谢温辞好好聊聊了。

饭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谢温辞将白芊芊送出了门。

两人并肩走在石径小路上,银白的月光将他们的身影拉长。

反倒有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但最后白芊芊还是先行出声打破了这虚假的平静:“温辞,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谢温辞脚步一顿,明亮的眸闪过痛色。

但他还是故作听不懂的模样,说着反话:“没有,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最好。”

白芊芊却坚定摇头:“我们这样下去,对你不公平,你应该和相爱的人走下去。”

“而我,不是那个人。”

在洛杉矶的三年,她已经很通透的看清了这段关系。

有些人就是这样,即使每天面对面相处,却注定只能当朋友,无法相爱。

谢温辞避开了这个话题,自顾自的拉着白芊芊的手腕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

白芊芊试着挣脱,却发现谢温辞握的出奇的紧。

完全不让她有半分挣脱的机会。

“温辞,别这样。”白芊芊无奈的说道。

谢温辞置若未闻,只想着绝对不能松开她的手。

可就在他们走出大门后,迎面却开来了一辆车。

那刺目的车灯,让两人都不适应的闭了闭了眼。

紧接着,车在距离他们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熄灭了灯。

白芊芊这才缓缓睁开了眼,去看车里的人。

可一抬头,却望进了一双冰冷渗人的寒眸。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和她有约的季南弦!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