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妖姬洗白后,诸神
继续看书
“君倾,药明明是瑶瑶跑了很远为我求来的,你小小年纪怎么还学会撒谎了?赶紧给瑶瑶道歉。”“?君瑶她分明什么都没做。”君倾受了很多苦都没哭出来,唯独这次听到,攒了许久的委屈在心里爆发,她满脸泪痕,伤心的样子惹人怜爱。

《疯批妖姬洗白后,诸神》精彩片段

“君倾,药明明是瑶瑶跑了很远为我求来的,你小小年纪怎么还学会撒谎了?赶紧给瑶瑶道歉。”


“?君瑶她分明什么都没做。”


君倾受了很多苦都没哭出来,唯独这次听到,攒了许久的委屈在心里爆发,她满脸泪痕,伤心的样子惹人怜爱。


可惜,那时的君陌漓根本没有注意到,反而气恼的拎着君倾瘦弱的胳膊拽到身前,刚要教训一顿,猛然闻到一丝血腥味。


一低头,看到君倾手腕上的伤,蹙着眉头疑惑的询问。


“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那个大夫说,药要用血作为药引,我才……”


君倾以为哥哥肯相信自己,立刻收起眼泪,一字一句的解释,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跑过来的君瑶狠狠推倒在地。


君瑶尖声反驳,


“哥哥,她是在撒谎!我亲眼看见她是贪玩才伤到手腕的,根本不是为了做药引。”说着,君瑶突然撇撇嘴哭出声。


“瑶瑶,别哭了,哥哥会心疼的。”


君陌漓看着自己顾不上君倾的伤口,一心抱着小君瑶在怀里哄,期间还不忘责备君倾,面皮又是一红。


他小时候那么没长脑子吗?竟连是非黑白都分不清。


正难堪时,他听见自己厉声指责君倾,


“我看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不仅会撒谎,还一点责任心都没有,能不能跟瑶瑶学学?”


弱小的君倾摔在地上,眼眶红红的看着君瑶,心里委屈极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不相信她,为什么只相信瑶瑶说的话。


而君陌漓看到自己那副蠢样子,也恨不得过去给自己两巴掌。


"耳边众人的议论声也刺耳无比。


“可怜君倾以血救醒哥哥,却连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


“我都不敢想象当时的君倾心里该有多难过,不管她长大后做了什么,那时的她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啊。”


“唯一相依为命的哥哥不相信她,还宠爱另外一个捡来的女孩子冷落她,难道这就是君倾后来黑化的原因?”


众人的议论声,直到君陌漓给君倾找来药草才逐渐消失。


“原来三殿下是嘴硬心软啊,嘴上说不管君倾,还是帮着去找药了。”


君陌漓也松了口气,不过想起后来发生的事,他面容泛冷,凉凉道:“君倾的伤远不如她表现的那么严重,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才采摘来的药草,竟被她当成杂草一样扔了,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多此一举。”


众人也听到了君陌漓这话。


“嗯?原来是装的啊?君倾到底是君倾,还是有心机。”


而这时,一直关注着事态发展的十苦拉了拉君陌漓,“殿下,你看!”


君陌漓冷眼看去。


“殿下!您怎么把毒尾草也摘进去了?”


十苦一声惊呼,君陌漓看见光幕上的自己,随手抓了一大把药草,里面正夹了一根红色的毒尾草,也是面色巨变。


有几个修士实在是忍不住了。


“三殿下方才还说君倾的伤没那么严重,我看就算原本不严重,被三殿下这么一折腾怕也是有要命的危险。”


“这压根就是没把君倾的命放在心上啊,也怪不得君倾把这些药草扔掉,不扔等着干什么?等着被毒死吗?”"


"君陌漓难堪不已,果然,君倾用过之后就发现异常,她怀疑这些草药里面可能混进了毒草,毕竟这些草大小不一,一看就是随意采摘回来的,她一脸纠结的看着剩下的药材,趁着君陌漓不注意全都扔了,一边扔,一边小声嘟囔,


“这些草药是哥哥辛苦采摘回来的,要是知道里面有毒草,他肯定会伤心的,我偷偷扔掉,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听着这话,君陌漓心头一涩,从来没觉得君倾这么贴心,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君瑶身上,对方早就闹开了。


当然,如果是君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不上心……


不及回过神,君陌漓又被光幕上发生的事情吸引了注意。


他看见,吃饱喝足的小君瑶跑到河边,朝里面瞥一眼,眼尖地发现岸边有一堆草药,立刻捡起来跑到屋里。


君陌漓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该来的迟早要来,他拧着眉,看向正在熬白粥的自己。


看见君瑶跑进来,他急忙挡住,眉眼里满含关切,


“瑶瑶,你先去外面玩,要是打翻了粥罐,会被烫伤的。”


君瑶摇摇头,伸出小手拿出刚才捡到的草药,一脸生气的开口:


“哥哥,这个是君倾刚才故意扔在河里的,瑶瑶知道这些都是哥哥辛辛苦苦采来的草药,就捡回来了。”


“哥哥,你说君倾姐姐为什么要把药给扔了,她是不是在装病?”


君瑶歪着头,一脸天真的歪曲事实,同时还不忘泼脏水。


君陌漓脸色更是难看,妹妹竟然如此颠倒黑白,即便君陌漓一贯宠爱君瑶,看见了这一幕幕也不免觉得生气。


而那时的,却是他不可置信地拿起草药。


他生气地叫来君倾,什么话都没问,直接把药扔在她脸上呵斥,


“假装生病博取同情,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从今以后你再生病我也不会管,你就好自为之吧!”


君倾不明所以,草药砸在脸上生疼,但她握紧拳头没有躲闪。


想要解释,他却拉着君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画面上,君倾愣在原地,泪珠在眼眶中凝结,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神情受伤又落寞。


看的众人一阵阵心酸。


十苦看了自家殿下一眼,把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


君陌漓也是无话可说,他记得清楚,那天晚上集市上有灯会,他本想带君倾和君倾两人一起去,结果因为草药的事情改变主意,为了惩罚君倾,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光幕外,众人看着唏嘘不已,连带着看君陌漓的眼神都变了。


“真不敢相信,平日里明断是非的殿下,小时候竟然这样不分是非,竟然三言两语就被君瑶欺骗了。”


“君倾真的很可怜,还是一个小孩就遭受了这么多不公,难怪她以后会变成那副模样,都是被逼的啊。”


十苦忍不住低头叹息,“殿下,您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给君倾一个解释的机会?”


“不对,君倾解释了,您根本不听,只愿意相信君瑶。”"


十苦愤愤不平地小声嘟囔,“我要是君倾,就直接抛弃你这个哥哥,哪怕是自生自灭也好过天天受委屈。”


这些过往实在是太令人气愤了,君陌漓迎着众人的眼神,心头沉重地喘不过气。


为寻求一丝心灵上的宽慰,他不停地告诫自己,君倾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几次三番欲害自己的性命,早已不是曾经那个纯真善良的她。


他小时候是对君倾不好,那是因为他看透了君倾的本质!他愧对君倾的,哪有君倾愧对他的多?就在不久之后,君倾可是害死了他的父亲!


站在不远处的夜凌枫察觉到君陌漓心中所想,转过头嘲讽一笑,清冷的声音响起,


“这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君陌漓一抬眸,正迎接上男人的目光,一双深邃如波潭的眼睛里,闪烁着淡淡的冷泽,带着压抑不住的哀伤,还有一抹浓烈的冷寒。


“我……”


“继续看,你早晚会彻底明白。”


夜凌枫不留情面地打断他。


君陌漓心绪不宁地转向光幕。


光幕内,看着哥哥抱着别人有说有笑地离开后,君倾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也不知道默默哭了多久,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引得众人又是一阵担忧。


然而当时的君陌漓,却带着君瑶在灯会上开心玩耍,全然不知道君倾此时正在生死一线。


过了许久,直到外面的天都黑透了,君倾才醒来,她或许以为哥哥会回来照顾自己,可是看了一圈都没看到人,只能一点点自己爬起来,弱小的身躯蜷缩在漆黑的屋子里,宛如被所有人抛弃一般。


人见此都忍不住叹息,均对君倾充满了同情。


夜凌枫指着光幕质问君陌漓,


“你难道不知道倾倾最怕黑最怕打雷吗?你怎么忍心如此对待她?倾倾也是你的亲妹妹!”


字字如冰,砸在君陌漓身上。


他暗自咬牙,沉默无声。


灵光闪现,画面转动。


一片漆黑中,小小的君倾终于动了,君陌漓还在好奇,她受了伤又怕黑,不好好躺着起来干嘛,下一瞬就愣在了脸上。


原来她是担心自己回来没有东西吃会饿肚子,竟然不顾虚弱的身体,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贴心地准备好三个人吃的晚饭。


看着那么小一个君倾,磕磕绊绊地准备着略显寒酸的晚餐,君陌漓心里不可避免地一酸,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眼里除了漫天璀璨的灯火,就是君瑶幸福的笑脸。


对那一夜,君陌漓的印象很深,因为他用自己一个月砍柴换来的收入,给妹妹买了很多她喜欢的礼物花灯,看着妹妹幸福的模样,他一点也不心疼,耳边充斥着欢声笑语,眼底也是一片绚丽花火。


很多年以后,他仍然觉得当时的情景很美好,可是看到在黑暗中苦苦挣扎的君倾,看着她两个热好的窝窝头放在碗里,小心翼翼地扣上,心中只剩酸涩。"


"她一个人默默等到深夜,看着碗里的食物一点点冷掉。


众人心酸的同时,听见她一个人小声低语。


“哥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没回来的。”


从君倾的眼神中,君陌漓看出,她一定也很想去灯会,去看看那些五颜六色的花灯,可却没有人能带她去。


只能捡几片干枯的树叶,用稻草穿在一起,做成花灯的形状。


在深夜里穿着单薄的衣服,光着脚跑到河边,愣愣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君陌漓情不自禁地凝视着那瘦瘦小小的身影,本以为她这里站一会儿就会回去睡觉了,却听见了一串真诚的祈祷声。


“听说,花灯可以实现愿望,我希望哥哥能平安快乐,能够心想事成,梦想成真。”


君陌漓神情松愣,这一幕是他以前不知道的,他就呆呆地看着,看着女孩儿因为寒冷而颤抖的手臂,看着她脸上虔诚的表情。


微一垂眼,就看见了女孩手腕上狰狞恐怖的伤口,愧疚之意如同潮水涌上心头,他蹙着眉毛,很是心疼地看着那道瘦小的身影。


君倾的祈福并没有为她带来好运,君陌漓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才带着君瑶回来。


光幕之外没有人说话,都默默地看着光幕。


有几个修士甚至还流下了眼泪,越来越多的人抬手擦泪,气氛也变得悲凉起来。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拿着一堆东西相伴回来的君陌漓和君瑶。


两人均是洋溢着喜色,仿佛在他们的世界里,除了快乐没有任何东西。


“哥哥,你给瑶瑶买的兔子花灯真好看,还有这些甜甜的糖果我也喜欢,哥哥,可不可以以后每天都带我去逛花灯会?”


君瑶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扎着两个小辫子,一蹦一跳的拎着花灯。


小君陌漓看着妹妹的笑容,顿时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砍柴的辛苦值了,笑着答应了她。


小君瑶高兴地拍着小手,抱着花灯回到自己的房间,兴趣十足地玩着。


而君倾,也在这时扶着门框,慢慢挪了出来。


众人就看着她眼里的雀跃一点点淡去,无比失落地低下了头。


因为,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礼物,一件都没有她的。


君瑶的衣服上沾了不少油渍,一看就是在外面饱饱吃过了,可是君倾,却把家里仅有的两个窝窝头留给了君陌漓和君瑶。


十苦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君倾实在是太可怜了,……如果我有一个这么懂事又贴心的妹妹,一定会把她捧在掌心,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君陌漓:“……”他真的不知道是君倾救了被毒蛇咬伤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采的药草里夹了毒草,更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觉中忽视了君倾那么多。


当时的他,只觉得会撒娇会哭闹的君瑶很可爱,就忽略了懂事的君倾,更因为对君瑶的偏爱,无条件地相信她说的任何话,这才数次冤枉君倾让她受了不少委屈。


君陌漓清叹一声,心中五味陈杂,特别是看见幼小的君倾羡慕地君瑶手里的兔子花灯,看着她在原地踌躇好久后,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那一闪一闪的亮光。


早知道君倾也这么喜欢,应该顺手也给她买一个回来的。


"君陌漓想。


“你也喜欢这个兔子花灯?这是哥哥给我一个人买的,因为哥哥喜欢我不喜欢你,你就别想着要了!”


君瑶一只手拿着花灯,另一只手往嘴里塞糕点,糕点渣掉在新衣服上,染脏了好大一块。


君倾闻到糕点甜软香糯的味道,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


她伸出有些脏污的手,摸摸肚子,可怜兮兮的低着头。


看的众人心里好不舒服,他们虽然没经历过这种穷苦日子,但这段时间看着君倾顿顿窝窝头,连肉味儿都没闻到过,自然能想象到,好吃的对她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君陌漓心怀不忍,不过看到光幕里的君瑶把最后一块糕点递给君倾,心又好受了些。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