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陆少请宠我
继续看书
凌乱的房间,一男一女交织如蛇,阳光下,他们的胴体紧紧地缠绕在一起。陆霆骁醒来的时候,一名被刘海挡住娇容的女人,枕着他健硕的胳膊还未醒来。小女人动了动脖子,奶声奶气的哼鸣软软糯糯,无意识地朝他怀里钻去。陆霆骁头痛欲裂,发现怀里的女人未着寸缕,而她奶色的肌肤在光束的照耀下白得发光,耀眼得让他狭长的眼梢微微一眯。

《隐婚陆少请宠我》精彩片段

凌乱的房间,一男一女交织如蛇,阳光下,他们的胴体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陆霆骁醒来的时候,一名被刘海挡住娇容的女人,枕着他健硕的胳膊还未醒来。

小女人动了动脖子,奶声奶气的哼鸣软软糯糯,无意识地朝他怀里钻去。

陆霆骁头痛欲裂,发现怀里的女人未着寸缕,而她奶色的肌肤在光束的照耀下白得发光,耀眼得让他狭长的眼梢微微一眯。

精致贵气的眉毛微蹙,他下意识环顾四周,才猛地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公司周年庆上,他喝了不少酒,回到酒店倒头就睡。

恍惚中,女人缠上他的腰,肌肤间的触碰让暧昧一触即发。

于是,迷迷糊糊之中,该发生,不该发生的,通通都发生了。

原来,一夜荒唐不是梦,竟是真实的。

陆霆骁的墨瞳瞬间沉下去,他翻身下床迅速穿衣,眸光一扫,倏尔一滞。

满是褶皱的床单上,那枚宛若鲜花的红色血迹死死锁定他的视线。

她竟是,第一次!

莫名的,他忽然想看看这名被他夺去了第一次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大掌就要撩开挡住女人娇容的海藻长发,指缝还未触及,却微微一顿。

一夜情罢了,何必挂在心上。

毕竟,想爬上他床上的女人,从来都是为了钱和地位。

手掌转而拎起床上的西服,陆霆骁迅速离开房间。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将西服拿起的瞬间,女人脖子上掉落下来的长命锁项链不小心勾住了他的西服内侧,连同着被带了出去。

——

十分钟后,大气蓬勃的库里南飞速窜过车水马龙的街道。

总裁秘书金胖正毕恭毕敬地汇报工作,男人肃冷倨傲的眸却一阵飘忽,思绪也游移了起来。

因为他隐约想到昨晚似乎闻到了一股清甜的香味,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毕竟三年前,自那场车祸发生,他便失去嗅觉已久。

“陆爷,青年路有个钉子户不愿搬家,拆迁办的人也拿他们没办法。”

“原因。”他回过神来,惜字如金地开口。

“那户人家是开设赌场的,户主赌博成性,欠下天价赌债。据说嫌弃我们给的拆迁费太低,漫天要价。那块地若是再不拆,势必影响接下来的招标。”

车后座,矜贵高傲的男人墨瞳微眯,雷厉风行地发布施令:“掉头,去青年路。”

金胖面露诧异,可很快便明白了陆霆骁的意思。

看来,他家陆总这是要亲自出马了。

很快,司机一个拐弯便将库里南朝青年路开去。

正在此时,搭在臂弯处的西服忽然传来短促清晰的震动。

陆霆骁修长好看的手指翻找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时,一枚吊坠忽然掉落在脚垫上。

纯金打造的长命锁雕刻着祥云图案,图案的正中央镌一行小字——健康喜乐。

陆霆骁俯身捡起,深邃的眸子落在璀璨发光的长命锁身上,瞳孔猛然震颤开来。

这条长命锁,是刚才那个女人的?

竟然是她?

他苦心找了十几年的人,难道是昨晚与他发生一夜情的女人?

金胖满是不解地看向陆霆骁:“陆爷,这是......?”

长命锁立刻被陆霆骁宝贝似的握在手心,唇角微不可查地勾起一个弧度,“去查个人。”

“什么人?”

“女人。”

金胖瞳孔倏尔瞠大:“女......人?”

什么情况?


一个小时后,公交车摇摇晃晃地停在青年路街口。

浑身酸痛的林冉下车,入目皆是断壁残垣,砖瓦上的“拆”字触目惊心。

她穿过小巷,站在那栋完好无损又鹤立鸡群的“钉子户”门口。

这是她家,也是赌场。

原本热闹非凡的地方因为拆迁和赌债变得门庭冷漠。

家道中落并未让她有多大感慨,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林冉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浑身吻痕走进大门,站在客厅。

“爸,妈,我已按照二位指示陪了杨总一晚。请问你们可以高抬贵手,救奶奶一命吗?”

眼前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正是她的亲生父母,可她对于他们除了恨,别无其他感情。

二十二年前,林冉和她的双胞胎姐姐林淼淼一起出生。

她只比林淼淼晚出来四分钟,可正是这四分钟,以所谓‘算命大师’的说法,她的生辰八字与家中所有人都是相克的。

于是,林冉出生一天不到,就被父母扔去了乡下的奶奶家,甚至,连户口都不配拥有。

可眼下,奶奶病入膏肓,她走投无路,只好回来求助父母的帮忙。

正在喝茶的母亲张慧听闻,起身一扬手,便将杯中的茶水无情地泼洒到林冉的脸上,扬指怒道:

“林冉,你还好意思说!我是让你去陪杨总的,没让你去搞野男人!因为你,我们全家都完蛋了!1亿的赌债你让我们拿什么去还?你个臭不要脸的贱人!”

张慧说着,不解恨地又甩了林冉一巴掌。

林冉没来得及躲闪,被这一巴掌打得大脑发懵,捧着红肿的半边脸蛋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昨晚陪的不是杨总?

那是谁?

“爸妈,快出来啊!杨总来了!杨总您放开我,这事儿与我无关!全是林冉那贱人的主意!您找她,您去找她好不好......”

迟疑之际,姐姐林淼淼的叫声忽然从外厅传来。

林冉下意识回头,就见前厅那腆着大肚皮的老男人正一脸恼火地拖拽着林淼淼。

她眉心蹙起,这才是杨总?!

林冉心慌得厉害,后背却毫无征兆地被人推了一把,她打了个趔趄,正好停在杨总跟前。

父亲林建安讨好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杨总,您息怒。您搞错了,这才是昨晚要陪您的女人。不是淼淼!”

杨总看向眼前这长相如出一辙的姐妹花,色眯眯的眼睛立刻升腾起精光。

“我不管!昨晚我等了一晚上,连个屁都没等来!你们家欠了我1亿,拿不出钱,就把你们家的两个女儿都卖给我!”

他说着,就将林冉也一并拽了过来。

“杨总,林冉和淼淼长得一样,您没必要要两个的呀。我们把林冉给你,你把淼淼放了好不好?这是我们最爱的女儿啊!您就放过她吧!”

张慧急得就要给杨总跪下。


林淼淼追出来的时候,林冉已经跑的没影儿了。

她环顾四周,回头就看见一名帅气到不可方物的矜贵男人正阔步朝她这个方向走来。

男人一身黑白相间的条纹西装,俊美的脸不带多余表情,冷然的眉宇交绕着一股子桀骜。

看到他的长相,花痴的林淼淼立刻被帅得五迷三道,站在原地许久都迈不开步子。

可紧跟而来的杨总却从身后一把扼住她的手腕,狠狠扯了一把,立刻将她搂进怀里。

“林淼淼,你休想跑!昨晚你说好陪我的。怎么,你们家真有1亿还给我?”

林淼淼一边挣扎一边说,“杨总,我说了,这不关我的事,您应该去找林......”“呸!你妹妹跑了,你觉得你能跑得掉?而且咱们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你来陪我!说!昨晚你去哪儿了?”

昨晚要去陪杨总的,的确是林淼淼。但张慧和林建安不忍女儿遭罪,便想了个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反正林冉和林淼淼长得一样,不如就把林冉这个根本不受宠的扫把星推出去好了。

谁能知道,林冉这个蠢货竟然还去错了酒店房间!

“杨总,您放开我!”林淼淼竭力挣扎,看到这个胖男人油腻的肥脸,她就觉得恶心!

可杨总非但不听,还俯身朝林淼淼的脸上亲了过去。

林淼淼费力挣扎,却无济于事,只能扯着嗓子大喊:“杨总你别碰我!我们有话好好说!爸妈,你们快来救救我啊......”

砰——

一声巨响,杨总的脑袋被人狠击一拳,随后应声倒地。

林淼淼懵了,抬眸看向眼前的帅气男人,口干舌燥地吞了口唾沫。

妈耶,好帅!好凶猛!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光芒四射的男人?

林淼淼差点儿站不住脚,金胖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小姐,您没事吧?”

林淼淼机械地摇头,“没......没事。”

金胖看了一眼陆霆骁,又问:“小姐,请问您昨晚是否在香格里拉酒店1205出现过?”

昨晚?

昨晚去香格里拉的是林冉啊!

难不成,林冉睡的野男人,是眼前这名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的大帅哥!?

她还来不及说话,躺在地上叫苦连天的杨总便目眦欲裂地骂了起来:“好哇你林淼淼,我就说你昨晚为什么没来。原来你是攀上高枝了啊!”

陆霆骁眼里闪过一道暗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