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他二婚带娃
  • 老公他二婚带娃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梁二作者
  • 更新:2022-08-22 11:1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前世的林敏,被逼迫嫁给了二婚带娃的许建军,可刚进门“咣当”成了寡妇!老公因公牺牲,她也被赶出了家门,凄惨度日。如今重生回到了七零年代,她独自一人带着两个拖油瓶,靠着随身空间发家致富。

《老公他二婚带娃》精彩片段

外面寒风呼呼的吹,鹅毛大雪纷飞。

缩成一团的林敏猛的睁开了双眼,这是哪?

又黑又冷。

林敏拿出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打开,入目的是一间又破又旧的老房子。

陌生又熟悉的环境,让她一愣。

忽的想起,这不正是她还是知青的时候住的房子吗?

那是四十年前,她当知青下乡,来到许家沟。

一次在河边洗手时不慎落水,被在队伍里当兵回家探亲的许建军救了。有了肌肤之亲后,在许家人的逼迫之下,嫁给了他。

她一个初来乍到的知青,自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被迫进了许家门。

可谁知刚进门,许建军就被急招了回去。说是去打结婚报告,最后等来的确是许建军的死讯。

许建军死后,许家以她没和许建军领证为由,把自己赶了出来,然后就独占了许建军的卖命钱。

这里就是她被赶出来暂时落脚的地方。

她竟然穿越回到了过去,太匪夷所思了。

她努力回想着,今天是哪年哪月......

综合当下环境和记忆,她想现在该是71年的冬天。

记忆里正是这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没了良心的许家人把许建军的儿女养得不成人形,然后丢到了自己家门口。第二天发现时,两个孩子都被活活冻死了,他们还想赖在自己头上,要不是村长明事理,她都要被送去劳改了。

连忙起身确认日历牌上的日期无误后,林敏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连她唯一的军大衣都没来得及穿。

拉开篱笆门就看到两个蜷缩成一团,被饿的骨瘦如柴的孩子——招娣,宏才。

许家人还真是狠心,连件厚一点的衣服都没给他们穿。林敏急得大骂,“许山,你姥姥的!”

“娘......”许招娣叫道,声音小到一阵微风都能吹散了。

林敏低头看了她一眼,他们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可也叫了自己两年的娘。

低头擦干净招娣脸上的雪花,林敏伸手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真轻!许家他娘的真不是人。

拿着招娣他们亲爹的卖命钱,却把两个孩子养成这样。

把两个孩子一一抱进屋,放他们在炕上,林敏又赶紧动手做饭。

他们饿的太久,林敏只熬了一点面汤。是真的汤,烧开水就把面粉倒进去,然后搅拌好,撒点盐。

停了火,林敏面汤盛出来就听到隔壁有动静,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林敏放下碗对着两个孩子说道:“你们先吃着,我去隔壁看看。”

她记得今天这场雪很大,压垮了村里很多的房屋,包括隔壁二流子家的。

“娘......”招娣又喊了一嗓子。

“赶紧吃,吃完娘就回来了。”林敏把被子给两个孩子盖好,然后穿上军大衣,举着火把就出门。

她也没走大门,直接跨过篱笆墙到隔壁。上辈子,三天后,大家才发现许文昌,那时候他的尸体都硬梆梆了。

“有人吗?”林敏趴在窗户口问道。

“有。”许建军大声喊了一声。

“你还好吗?我能进来吗?”林敏边问边推开门。

许建军明明记得自己被炸飞,怎么一睁开眼睛就听到他那知青妻子的声音。

难道是他被送进医院,林敏来照顾自己了?

许建军想自己坐起来,可是身上还压着东西呢?不对,难道是没人救自己,林敏她怎么会来这里?

推开门的林敏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这里真乱。“许文昌你没事吧?”

大脑飞快转动的许建军,猛然停在了,许文昌?她叫自己什么?难道她受不住寂寞给自己戴了绿帽子?

许建军知道这个名字,这是他们村那个二流子的名字。他家的成分不好,以前是地主。

不对,自己的关注的重点不对,林敏怎么会对着自己叫他的名字呢?

“你叫我什么?”许建军问了一句。

“许文昌你被砸傻了?”林敏担心的问道。怪不得上辈子会死,原来傻子不知道喊人!

“你才傻了呢!你不就是许建军家的知青媳妇吗?”许建军记得老家都是这样称呼林敏的。

“不是,我现在和许家没有任何关系。”提到许家,林敏就来气。

不过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你能起来吗?”

“你拉我出来。”许建军也觉得不对了。

“我抬起房柱子,你自己爬出来。”林敏看着压在许文昌身上的圆木说道。

“好......”

“现在是什么时候?”许建军记得自己是春天被炸的。

“你说呢?”林敏以为许文昌是在没话找话,随手抓了一把雪丢在许文昌脸上。

“冬天?”许建军大脑一下子停顿了。

快抬不住的林敏催促道:“你快点,我快搬不动了。”

“好。”许建军一个后滚就出来了。

“你手脚还挺利索的。”林敏放下木桩就想离开。

“你怎么会在这?”已经看清楚四周的摆设,许建军问道。

“你真的傻了?你忘了我被许家赶了出来,住你隔壁?”林敏有些看傻子的问道。

“什么?”

“你真的被砸傻了?”林敏担心的问道。

“我......”许建军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村上传来许建军死了的消息,许家不就把我赶了出来,就在刚才许家那些没良心的东西还把招娣和宏才丢到我门口了呢!”林敏只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可许建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

“什么?”许建军不愿相信家人这么狠。

“行了,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吧!”林敏把火把塞给许文昌,自己离开了。

手里拿着火把看着林敏的背影,许建军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儿呢?

回头看了一遍,这是许文昌的家没错。

自己怎么会成了许文昌呢?从来不相信鬼神的许建军,这一刻也蒙了。

抬头看了一眼还在飘雪的房顶,他把铺盖一卷,丢到不露天的地方,然后坐下。他怎么成了许文昌,还有林敏说的,爹娘大哥他们就真的那么狠吗?连自己的妻儿都容不下?就算林敏没跟自己圆房,可招娣姐弟怎么也是自己的亲骨肉呀!

林敏回到家就看到两个孩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出来,可面对他们又发不出火来,“先睡吧!”

“娘......”许招娣跪在炕上叫道:“我错了。”

“有事明天再说。”不想看到他们,林敏直接灭了油灯。

赶自己出许家的时,许招娣说的那些话。她还记得,可她不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娘......”许宏才小声的叫道。

“别说了,睡觉!”

......

等彻底没有了动静,林敏才慢慢的坐起来,给他们盖好被子。

直到碰到冰冷的铁皮,林敏才想起她刚才拿出来的手电筒。

现在的自己可没有这种家用电器。

“它是怎么出现的?难得是?”重生之前,林敏在意外情况下得到了一个小空间。

林敏兴奋的下炕走到隔壁房间,才小声的说:“进去!”

一瞬间她就消失了......

她的空间不是很大,只有500多个立方米那么大,里面的东西也很杂,很多。这里可是塞了自己一辈子的积蓄,为了节省空间,她都是整箱整箱堆放在里面的。

站在角落里。林敏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有了这些东西,现在的她就不怕被饿死了。

她可不想像上辈子那样,为了几口吃的,把自己累病。怎么说现在她也能隔空取物了。

......

还是不愿相信他爹娘会这么狠的许建军,冒着雪摸到了许山家。

躲在窗台下,就听到许山对着王婆子喊道:“哭你娘的丧呀!不就是两个野种崽子吗?”

王婆子没敢说话,只能哭。

“我不是把他们送去林敏那了吗?再让我听到你哭,别怪我不客气。”随后许山就骂骂咧咧的睡觉了。

等了好一会儿,都能听到许山的呼噜声了。许建军也正准备离开,才听到王婆子自言自语的说话声,“二子呀!别怪娘心狠,这狗肉贴不到人身上,娘也是被逼无奈呀!谁让你不是他亲生的呢......”

在窗台下听到半宿,许建军也算是完全明白了,他不是许山的亲儿子,是他娘偷人生的,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狠。

想明白这一点,许建军对着他们的窗台磕了三个头,算是报答他们今生的养育之恩了。以后他就是许文昌了!

许建军,不对是许文昌回到家以后就坐在院子里看着林敏的窗户。

是他愧对了林敏,当初要不是他多事,林敏压根就不用替自己受两年的罪。还有已逝的枣花,为自己生育了一对儿女,却没享一天福。

林敏出门就被许文昌的造型吓了一跳,“啊!”

尖叫声穿耳,引来了四邻。

“林知青你这是咋了?”对门葛老婆子大声问道。

“我......”林敏指着许文昌,“他......”

坐了一个早上的许文昌现在已经成了一个雪人。

顺着林敏的手看过去,葛婆子也被吓了一跳,“许文昌?不会被冻死了吧!”

“没!”许文昌站了起来。

“大雪天的你坐外面干什么?”林敏拍着被吓到的小心肝抱怨道。

“你不是找村长有事吗?”许文昌提醒道。

“对,我忘了。”林敏拍拍自己的头说道。

“啥事?林知青。”葛婆子也是一个好事的。

“葛大娘你是不知道许山两口子有多狠......”林敏拉着葛婆子就是一顿抱怨。现在的林敏已经不是二十岁的爱面子的林知青,现在她只是一个喜欢说八卦的林老太太。

“什么?他们把招娣姐弟丢到你家大门口了?”

“就在昨天晚上,大雪下的正欢,要不是我起夜听到动静,他们还不得冻死!”林敏抱怨道。

许文昌自顾自的回屋去了。

听完八卦,葛老太太还不罢休,“他怎么在外面?”

“他家房塌了。”林敏听到屋里有声响就着急回去。

葛婆子则兴奋的离开,去宣传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许文昌又冒出来叫道:“林敏......”

林敏防备的看着他。

“许建军不是许山的亲儿子......”许文昌看起来有些低沉。

“那他亲爹是?”林敏问。

“不知道,王婆子和村里很多人不清不楚的......”。

她可以利用这一点,想明白后的林敏对着许文昌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啊!”说完就进屋了。

许文昌盯着她的窗户看了一下,然后拿着家里唯一的菜刀出了门。

林敏熬了一锅地瓜苞米茬子粥,端到炕上,“你们先吃着,我去找一下村长。”

“你要把我们送回去吗?”许招娣担心的问道。

还动手拉着弟弟跟林敏磕头。“别送我们走好吗?我以后一定好好干活!”

“我回去,让姐姐留下。”许宏才说道。

“这事要看村长的意思。”虽然林敏有心把他们留下来,可她现在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了。

“他们一定不会同意的。”许招娣知道村长一直向着爷爷奶奶他们。

还真让她给说着了,林敏还没出门,村长和他爹就找来了。

许家村的村长许建设他爹,许老根看到林敏就质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许山两口子把孩子丢你门前了?”

上辈子也是这样,因为许老根的袒护,招娣姐弟就那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孩子是他们家的,不是他们是谁?”林敏看向许许建设“村长我就要你一句话,这事你管吗?不管我就去公社了,他们的父亲可是军人。”

“你胡扯!”许老根一脸不屑。

“我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王婆子那点事,不就是......”林敏直接怼道。

“别胡说!”对于自家老爹年轻时,那点风流事,许建设还是有耳闻的。

“村长,你想想,谁家放着自己的不疼,疼别人的种?”

“你啥意思?”这次许老根也老实了,不敢大声咧咧了。

每次王婆子都说她家老三是自己的种,这也是自己偏着他们的原因,现在一听就觉得事不对了。

“我说人家花着你儿子的卖命钱还欺虐你孙子!”这些都是林敏胡猜的。

许建设立马明白了这里面的事,“你确定?”要是真这样就不好办了。

“其实这事吧......”林敏眼珠子一转,不再看他们。

“其实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可是他们不该把孩子丢到我面前来。你们更不应该找到我家里来指责我!”林敏知道自己猜对了。

“可这事出了,孩子我们也不能不管。”许建设的脑子转的也很快。

“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是不会干的。”林敏毕竟多活了能四十年,还多了那么多的见识。

“放心,不会让你白做工。”许建设知道该怎么做,“这地方以后就是你的了!”

“我还要给他们改姓。”林敏知道怎么做能让许建设更放心。

“不行!”许老根不同意。

“不行也得行,只有他们彻底和许家没了关系,他们才不会来找我闹腾。要不然我恐怕管不住我的嘴。”林敏的直接威胁道。

“好,我答应了。”许建设对林敏的上道很满意。

“你们去办吧!”林敏一副满意的神态。

“儿呀!”许老根还是觉得不行。

“你闭嘴!”许建设瞪了他一眼,“都是因为你那些破事......”

“可是......”

许老根他们还没走到许山家就看到王婆子着急的往这边跑,“老哥,我......”

不等王婆子说话,许建设就对着她大声喊道:“闭嘴,你们等着去挑大粪吧!”

“我不去......”这不是脏不脏的问题,而是丢人。

“你们那干的是人事?那么小的孩子。”许老根有想到透过窗户看到许招娣他们,心里就难受,“他们也是你的亲孙子孙女呀!”

看了一眼许老根,王婆子哭了出来,“老哥呀!村长,我也是没有办法呀!家里十几口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得了多少钱。”许建设一句话掐死她。

“你回家跟许山商量一下,要么写个断绝关系书,要么把孩子接回去?”许建设直接挑明。

“这个......”王婆子还真不敢做主。

“我可告诉你们,要是以后他们出了什么事,你们就等着吃枪子吧!”许建设又开始吓唬他们。

“有这么严重?”王婆子担心的是自己的命。而许山则担心那些钱的去处。

许山一大家子人和林敏三人到达大队处时,周边已经围满了人。

可见葛婆子的宣传能力有多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