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长生废婿
  • 极品长生废婿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龙翔作者
  • 更新:2022-07-16 03:38: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反击
继续看书
吴锐度过了八千载,他在岁月的长河中徜徉,创造了无数神话!在修仙上道法精湛,让他人望尘莫及,在商业上,目光独具,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追求天道的过程中,吴锐因为渡劫失败,重生回到了八千年前,成为了抬不起头的上门赘婿。长生者在都市,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极品长生废婿》精彩片段

哐当”一声,吴锐手里的酒瓶,被老婆一把拽住狠狠摔在了街上。

吴锐耷拉着脑袋,还没缓过神来,“哗啦”几下,矮桌上的花生米、罗汉豆,连同桌面,却都掀翻在地。

吴锐涨红着脸,他失业快一年了,运气背,干啥啥不顺。怀里揣个正儿八经的文凭,偏偏找不着工作。应聘了十家,十家歇菜。

更倒霉催的,他还玩股票。本指望靠着股票狠狠炒一把,为此拿唯一的房子作抵押。运气背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别人赚了个满盆满钵,唯独他的房子被银行没收。吃住都在丈母娘家,他没底气。老婆一想起来就骂,只差没舞菜刀了。

“吃吃吃,喝喝喝......我让你吃,让你喝!一个大老爷们,没啥本事,一天到晚憋屈在家里,有意思吗?我看巷子东边擦鞋的老罗头也比你有出息!还有西街那卖鸡蛋饼的王二,也比你强上九分!真是气死我了!算我眼瞎!我要是早知道你混成这副德行,我就算跳河自杀也不嫁给你!”

老婆嗓门大,她一吼,整幢楼都能听得见。

别家别户,有爱看热闹爱传八卦的,都将耳朵竖在墙壁上,要么站在楼道,幸灾乐祸地听墙根。

吴锐的确蔫巴。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没钱,腰板不硬气。就连夫妻之实至今都没有。老婆不让。当他喝下二两酒,鼓起勇气,敲老婆的房门,老婆气鼓鼓地,对着他嘲讽,又伸出五根手指:“真不要脸!”

他吃喝全靠丈母娘资助。裤子破了个洞,也是丈母娘丢下十块钱,叫他去小摊买条新的。

丈母娘护女儿,她不止一次警告吴锐:“吴锐,我家女儿虽然嫁给了你,但人还是自由的。她要看上哪个,你可不能管。你要敢说一句,我就叫你们离婚!我养你这个废物,还不如养一只看家狗!”

吴锐是没工作,但一天到晚被肥胖的丈母娘差遣的团团转。一会儿叫他拖地,一会儿叫他擦窗子,一会儿叫他遛狗,一会儿叫他跑腿。

吴锐敏感地察觉:老婆可能出轨了。她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一下班,就是抱着手机,神神秘秘。要么就是夜不归宿。

这样的日子,吴锐也受够了!

一旦离婚,他就得被赶出去,露宿街头,像个乞丐。

吴锐啊吴锐,你咋混到这个地步!

当初娶老婆,也是为了想将自己的小家庭经营好。老婆长得美,又爱撒娇,他一门心地想要让她过上好日子,无奈事与愿违!

都是自己没本事!

都是自己窝囊!

“吴锐,又惹小媛生气了?”丈母娘操着擀面杖过来了,吆吆喝喝地,“小媛心脏不好,你说你......赶紧地,跪下,对着小媛赔不是!”

丈母娘一声令下,吴锐必须跪。

老婆小媛来劲儿了,扔来一个搓衣板。

“吴锐,你就该饿着,最好饿死算了!你死了,这世上也就少了一个蛀虫!”小媛恶狠狠地骂着,突然又嚎啕大哭,“吴锐,你真的该死。我闺蜜芳芳,结婚两年,老公就给买了宝马。我同学马慧,那样蠢那样肥,家里的房子还是别墅。她们比我丑,哪哪及不上我,可命都比我好!吴锐,你让我受罪了,让我受嘲笑了!不能让我过好日子,你就该死!”

吴锐脊背一凉。

这母女俩,话里话外的,就希望他死。

老丈人还是向着他的。可去年,丈人得了脑血栓,摔了一跤,死了。吴锐父母都在乡下,要啥没啥,啥事儿也帮不上。

自打结婚后,刘媛从来没看过他父母一回。开口闭口的,都是那对老不死的东西。

吴锐心里重重叹息。

他不想跪。男儿膝下有黄金。

脑子里,又想起爹的话:“儿呀,你是农村出来的小子。论心眼,你玩不过城里的姑娘。当初,爹只想让你娶个踏踏实实本本分分的农家姑娘。可你就是看上了刘媛,非她不娶。爹说不过你。爹也不想和你争执。以后,你受了苦,受了罪,只管回来,爹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吴锐的眼眶湿润了。

爹啊,儿对不起你呀。儿没能挣到钱,不能养你老,不能让你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尽让你操心了!

他气血上涌,瞪眼看着刘媛。

他并没有跪下,而是一个转身走了出去。

一阵寒风袭来,吹着他单薄的衣衫,让他打了一个寒颤。入冬了,天冷了,可他只穿着两件单衣。丈母娘将他的衣裳都给打包扔了,不让他穿多。理由是:他是懒汉。穿得越多,人就越懒。不挣钱的废物,就和野狗一样,就该挨着饿受冻。

她们不知道,今天是吴锐生日。

他瞒着她们,买了一点便宜的花生米,廉价的啤酒,偷偷摸摸,想一个人将生日过了。可今天,刘媛下班早了。丈母娘没去跳广场舞,提前回来了,这才撞了个正着。

一日夫妻百日恩。

刘媛钻在钱眼里,一点不讲夫妻情面。

吴锐的心真的灰了。

他冷冷一笑,挺起胸膛,又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之前你们只知道我吴锐是个窝囊废,却哪知道我吴锐并非池中物,总有一天劳资一遇风云化成龙。”

说完这话,他就往外狂奔。

一辆载重的大卡车疾驰而来,吴锐想也没想,弓起身子就往卡车底下钻。电光火石之间,他觉得头很疼,身子也很疼。一道热流经过头顶直窜心脏,身体像有什么东西击碎了,可又有自愈功能,能马上恢复原状。

嘎然一声,卡车停下了。

司机下车,骂骂咧咧地过来看。

“想死呀!想找老子的晦气是不?再不济,是想碰瓷儿的?奶奶的,老子是弱智是睁眼瞎,路边没摄像头啊?”

司机过来踢吴锐的腿部。

吴锐心里十分纳闷。他很肯定,那样大的冲劲过去,自己就该死了。之前,村里李二也是撞上了这样一辆大卡车,头就被车轮碾了个粉碎。

自己怎么就没死呢?还毫发无损。

他这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他是一个长生了八千年的修仙者,虽然说修仙了八千年,却仍旧处于修仙的最低等级,但是被一辆大卡车碾压全身不损一根毫毛还是可以做到的。

“他竟然没死,我不相信!”此时,丈母娘和刘媛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她们预备好了收尸体,敲诈司机一笔钱的。

但没想到,一切却是这般意外。

轰隆轰隆......

天空陡然阴沉下来,一团团乌黑的云排山倒海地压来,狂风刮过,哗啦啦下起了豆大的雨点。

丈母娘拉着女儿的手,催促:“回去,赶紧回去!”

“妈,你看吴锐他没死,我......”

没等刘媛说完,吴锐便走到刘媛面前硬气道:“你不是要离婚吗?我答应你,我就不信离开你们刘家,我吴锐会饿死街头。”

刘媛眨巴眨巴眼睛,她觉得吴锐有点不一样。哪儿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这个当口,刘媛的妹妹下班回来了。刘媛妹妹刘欣,姐妹俩一个公司。

她火急火燎地告诉姐姐:“姐,你前脚刚走,后脚公司各部门的头头就召开会议,公司快倒闭了。欠下的三月工资,大伙儿都堵住财务,问她要钱呢。你也快去!”

刘欣也瞧不上姐夫,正眼瞧都不瞧,只管拉着姐姐的手,到路边打的。

“咋回事?倒闭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刘媛急着跺脚,“富康公司一直效益不错,咋说倒闭就倒闭呢?当初应聘,我就图它工资高环境好......在江城,页眉比它再好的公司了......这下没了工作,更得喝西北风了!”

刘媛将自己的坏运气全都归结于吴锐。都是吴锐这个煞星冲撞的她。刘媛一股奥丧气没处发作,更是吴锐狠狠咒骂:“你这个衰星,衰人!和你结婚前,我干啥啥顺。和你结婚后,我干啥啥倒霉!”

她一跺脚,一咬牙,还是决定先去公司一趟。

这边,卡车司机还在和吴锐缠磨。丈母娘为女儿的事烦恼。这要失业了,两个女儿都没工作了。一个吴锐啃老,已经叫她够憋屈了,再加上两个,她也别活了。

“吴锐,好歹你是给司机撞了。虽然没死,但保不定哪处就有伤。你要有脑子,赶紧去医院检查检查,弄点营养费住院费,给我女儿花!”

吴锐惨笑:“我都同意离婚了,还去检查什么?”

“你......你个白眼狼!你在我家住了大半年,合着我白养你了!我说你是废物,你就是废物!你要有本事,就去想法子,让富康公司起死回生,好歹小媛在公司投资了十几万!这下可都打了水漂了!”

这十几万里,也有丈母娘退休积攒下来的老本。

她越想越憋屈,干脆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她命苦。哭她没生个儿子,家里没个撑门面的主。

刘媛,刘欣上了出租车,直奔公司。

丈母娘依旧躺在地上,哭天喊地。路过的人,不知这老太太经历了什么伤心事,还一掬同情的泪水。

吴锐内心在做激烈的挣扎。

没错!自己没出息,没用!不该白吃白喝刘家的饭!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千古不变的理儿。

还能怎地?

在离婚前,帮刘媛一把,也算尽了最后的情分了。

吴锐是个厚道人。他宁愿自己吃亏,把苦水往肚里咽,也不愿委屈别人。心里的伤口疼得不要不要的,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

吴锐借口去厕所。

卡车司机急了。“你到底想干啥?想讹钱,那是一毛没有!”

“我不想要你的钱,你放心走吧。”

“你......”司机愣了愣,又瞅着地上打滚的大妈,“可你丈母娘不干吶!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碰瓷儿的,给我明话儿!”司机挠着头,又冒火又憋屈。

“我不是碰瓷的。刚才我也只是不小心撞到了你的车上,并非我想死,人活一世,本就三灾八难。我还没活够呢!”

吴锐努力裂开嘴儿,对着一脸懵的卡车司机,努力笑了笑,拍拍他的背:“你走吧。”

司机点点头。

“谢谢啊,大兄弟!”

吴锐丈母娘见吴锐又干一件蠢事,气得肺炸了。“吴锐,你个傻子,你个大傻子!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傻的傻孩子哟!”

她不敢拦截卡车,眼睁睁地看着车子一溜烟地驶远。呆怔了几秒钟,丈母娘回过神来,对着吴锐的背影再次大骂:“你竟然没死?那我今天打死你!我也不活了,我也被你折磨得够呛,你死了,我去警察局抵命!”

吴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个闪身躲进了一个男厕所。

他认识一个人,此人是国内首富。这话绝非夸张。吴锐是一个长生了八千年的修仙者,虽然平时极其低调,但是体内的仙能在关键时候还是能用上用场的。

记得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他因为在老婆的公司加了会儿班,所以相较于之前回来的晚了。

没想到的就在他刚来到桥上时,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也就在这时,一辆数百万的豪车从身边飞驰而过,也就在刚向前行驶没多远,便发生了侧滑,直接顺着桥边向下滑去。

就在这个时候,吴锐马上运转起了自己体内的仙能,硬生生地将即将侧滑到桥下的车给拉了回来,这才避免了一场车祸的发生。

他没想到的是车内坐着的正是全国首富。

在这位首富得知竟然是吴锐这位小兄弟救了自己时,便二话没说给了他一个私人电话号码,对他说他:“小兄弟,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只管找我。”

此后,吴锐一直在电视上网络上见到那位首富的身影。小小的个子,充满睿智的眼神,走路一偏一斜,蛮有个性。

要不要找他?

吴锐想在和刘媛离婚之前,做一个完美的收鞘。

以后,只有刘媛欠他的,他不欠刘媛的。

在街上见着了,也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犹豫片刻,他硬着头皮真的拨了首富的手机。首富的手机铃声设置的是最新的网络歌曲,这是吴锐没想到的。

他微微愣神,以为自己拨错了。

手机通了。

那一边,传来马首富清朗的声音。

“我是马风,你是?”

吴锐紧张的头直冒汗,这还是他长到大头一次求人。吴锐结结巴巴地:“马老板,是我。”

“哦,是小吴呀,你好你好!”

马风记忆不错,一下听出吴锐的声音,态度也愉悦了不少。“我正想找你呢。说吧,你有什么事?”

马风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一边吃着披萨,一边工作。

他温和的声音让吴锐紧张的心缓解了不少。他是实在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不懂啥叫说话的艺术,他干脆直截了当:“马老板,我想问你借钱。”

国人都知道,马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钱。

马风沉默了一下,吃完披萨,轻轻问道:“借钱,你要多少?”

是呀,要多少?

吴锐心里也没底。

富康公司破产,是因为经营不善。能让富康起死回生,怎么说也得三五十万吧?三五十万对马老板来说,也就是投资一桩小生意的事情。

“我想问您借三五十万,不知您......”

电话那头,马风正喝茶。

一听吴锐只想借三五十万,十分意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五十万?这年头想挣三五十万,太容易啦!小吴呀,你是不是在试探我的诚意呀?你救过我,区区三五十万,那是侮辱我。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

马风还轻轻一笑。

吴锐脸红了。虽然隔着电话,他还是有些囧。

马风是嫌弃他借的钱太少,有辱他的首富之名。吴锐心里很感激,可人家高高在上的首富,出国出差都是和最好级别的名人在一起,跟自己......?

可他只想要要三五十万。

他不贪心。

“马老板,我真的只想借三五十万。”

“哈哈哈......”马风愉悦地笑起来了,“小吴,你很可爱。这年头,像你这样实诚的小伙子不多啦。三五十万我借给你。另外要是你想做什么生意,尽管找我,我会全力帮你。”

吴锐再次一愣。

没想到这首富这般阔绰。

看来对有钱人来说,三五十万真的如九牛一毛啊。“不不不,马老板,我真的只想借三五十万。其他的不要。”

“小吴啊,你知道你这样拒绝我,就是不给我面子喔,我会不高兴的喔。把你的银行卡号发来,我用贵宾渠道给你转。”

吴锐很激动。

自己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竟然在几秒之间能得到五十万这样一笔横财?他觉得在做梦。

电话那头,马风不高兴了。

“小吴啊,我很忙。你不要矫情了,赶紧发来。”

吴锐抖抖索索地将卡号发了过去。他不想让马老板不高兴。马老板一直是他崇拜的偶像。

他头脑一片昏眩,渗出阵阵冷汗。

差不多过了三十秒,他收到了手机提示,颤抖地打开提醒,一看,自己为零的账户上,赫然写着500000!

这不是真的!

这又是真的!

这天,吴锐经历了两重天。经历了生,经历了死。前脚刚从鬼门关逃出,后脚儿好运来袭,将他送到白云飘飘的天空。

太酸,太爽!

吴锐激动的哽咽了,趴在墙头,顾不得厕所传出的恶臭,呜呜呜地哭起来。

这是酣畅淋漓的大哭。

是久旱逢甘霖的哭泣。

马老板是他的大贵人!

这种绝处逢生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的!

有人进公厕了,看着吴锐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认为他是个傻子,都投来鄙夷的目光。

有个汉子不知好歹,想逗吴锐玩儿。

“傻子,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地方有个大坑,好玩。四周黑黑的,下面都是聚宝盆。傻子,你到底想不想去?”

这汉子就是个人贩子。他不拐儿童,专拐智商有缺陷的傻子。

吴锐人善良,但是不傻。

他警惕地瞪着这汉子,想着该不该报警。这人对着一个陌生人就敢诱拐,可见是个老手。

他假装好奇,一脸蠢相地问:“好啊。”

“那你跟着我走呀!”

“你等等我,我要拉粑粑。等我拉完了,再和你走!”

这汉子被吴锐骗过了,“行,你动作快点,错过了坐车,就去不成了!”他捂着鼻子,走到厕所外边。

马锐就拨手机打110。

110很神速,不过十分钟的工夫就赶来了。这汉子被捉住的时候,还一脸的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是谁报了案。

吴锐一身轻松。

厕所人都走光了。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狂喜的情绪,仰头哈哈哈地大笑,笑声响彻云空。

“从今天起,我吴锐也是有钱人了!”

成为有钱人,是他一辈子的梦想。他为这个梦想努力,可又被生活的创伤击打的七零八碎。

不是五万,不是十万,而是五十万!

这一路,他不知道是怎么走向富康公司的。不不,他没有直接去,富康公司的倒闭与他无关,他们该汲取教训,吴锐不想当是非不分的老好人。

他去了银行,朝刘媛的账户里打了十八万。几秒钟后,刘媛就能收到手机提示了。

一旦她收到钱,他就提出离婚。

这种只认钱不认感情的女人,早分了早好。

而后,吴锐进了一家餐厅,点了丰盛的饭菜。今天受了一番折磨,他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红烧狮子头、烤鸡、酸菜鱼......他点的都是自己爱吃而平常吃不到的。丈母娘给他吃的,没有半点荤腥,都是一些青菜豆腐,还故意地放细碎的石子,让他吃得差点把牙蹦了。

晚上,他给自己预定了江城最高档最豪华的酒店。

拿着贵宾卡,走进顶级配置的卧房,打开窗帘,看着夜空点点繁星,吴锐真觉得人生亦真亦幻哪!

这就是生活。你不知道前方等着你的,是一颗甜巧克力,还是一块苦涩的面包。

吴锐舒舒服服睡了个好觉,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明天,他想会老家一趟。给爹娘在城里买个漂亮的小房子。爹娘苦了一辈子了,晚年也该享享福了。

所有对他的人,他都要回报。

当他睁开眼,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时,手机响了。

吴锐没多响,接了电话。

“老公,你在哪里?我做了你爱吃的饭菜,买了你喜欢的睡裙,在家一直等着你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