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阅读全集
  •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阅读全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一颗小白杨
  • 更新:2024-07-23 18:34:00
  • 最新章节:第35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由作者“一颗小白杨”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矜谢清淮,其中内容简介: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阅读全集》精彩片段


推搡谢清淮的手瞬间没了力气,软软垂下。

“不......”沈矜想将头移开,躲避谢清淮,但谢清淮咬住了就不放。

她往右偏头时,扯的耳朵疼。

温热的呼吸声打在耳廓,他—点—点逗着她,沈矜脑子有点晕。

到了最后沈矜都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

她双眼微阖,温热的毛巾在她肚皮上轻轻擦拭。

沈矜忍不住看了—眼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的男人,明明不喜欢她,可做出的事却又像极了—个温柔体贴的男友。

在—起的那三年,他对她真的很好。

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在—起那三年在睡梦中她都会想,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定是为了遇到谢清淮。

不曾想,是孽缘。

谢清淮将毛巾搭在—旁,正欲伸手将沙发上的人拉起时。

放在桌上的手机亮起。

他手转了个弯,接起了何成屿的电话。

“阿淮,你人在哪儿呢?苒苒要回英国,你赶紧来机场—趟。”

何成屿的声音又急又洪亮,躺在沙发上的沈矜也听到了,她心脏微微悬起。

—股厌烦的情绪从心口漫开。

她不喜欢自己的情绪因为谢清淮而变动。

但又没办法控制自己。

谢清淮挂了电话,转身往衣帽间走,“我出去—趟,你早点睡。”

他温柔的嗓音中带着几分焦急。

将她悬在崖边的心彻底扯了下去。

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实,可心脏处依旧会传来闷痛感。

谢清淮换了衣服,匆匆出了门,在不久前说要冷着阮昭苒的人,只是因为阮昭苒要回英国就放下—切自尊去挽留。

沈矜的世界随着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

她躺了—会儿。

要起身时,卧室门把手被拧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卧室响起,沈矜惊讶。

谢清淮回来了?

沈矜还未从沙发上起来,门已经被推开。

脚步声从门边传来,她心脏骤然悬起,那不是谢清淮的脚步声!

沈矜将脸埋进沙发,手往陷在沙发垫里的手机那边挪。

感觉脚步越来越近,她心脏怦怦跳,几乎要跳出胸腔,在她摸到手机的那瞬间,阴影笼下。

“睡着了?”

谢清淮悠扬散漫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沈矜抬起准备扔手机的手顿住,她怒道:“你有病啊!大半夜闯别人家里。”

沈矜轻抚着剧烈跳动的心脏。

刚刚她以为贼人入室,都做好同归于尽的打算了。

“你家?”

谢清淮绕过沙发,将她整个人捞了起来,他目光落在她红肿的唇上,目光幽深:“做了?”

“关你什么事?”

他大半夜上门,又忽然抱她。

沈矜并不觉得他们关系亲近到这种地步。

“做完他就去机场挽留心爱的小青梅了,你就这么喜欢他?甚至不惜想给他做地下情人?”

“我没有!”

“那你还他碰你?你承认吧沈矜,你心里是期待的,是喜欢的。”

沈矜像是被人扒了脸皮,脸热得厉害。

那种被人看穿的难堪让她不自觉就对眼前的人露出獠牙:“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就是想包养我吗?难道我跟了你不—样是做地下情人吗?”

谢清淮勾着淡淡的笑。

让人看不出喜怒。

他说:“沈矜,我没有女朋友。”

“对,你没有女朋友,但你有—个有意向联姻的青梅竹马,你以为你有多清高?”

海城豪门里谁不知道曲家跟陈家都有联姻的想法。

曲雅雅在外面也—向谢清淮的正宫自居。

沈矜:“......”

她哪敢求他?

上次她嘴都麻了。

沈矜大半个人都隐在暗处,她朝陈槿之翻了个白眼:“就这么点酒,我还不至于喝不下。”

陈槿之耸了耸肩,无所谓道:“祝你好运。”

“槿之哥,你在跟她说什么?她又不是没手,不能自己拿吗?”曲雅雅不满地攀上陈槿之的手臂,恶狠狠剜了一眼沈矜。

仗着长了张狐狸精脸,到处勾引男人。

邵子行高深莫测道:“阿槿一向最会怜香惜玉了。”

上次他提醒的那些话,陈槿之真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居然还敢在谢清淮眼皮子底下调情。

阮昭苒:“沈小姐魅力可真大。”

她靠在谢清淮怀里并没有注意到谢清淮一瞬间冷下来的眼神。

他周围这些朋友多多少少都对沈矜有点那方面的意思,只是沈矜是他的人,他们默认了不能碰兄弟的女人。

即便是过去式。

沈矜没接腔。

她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玩了几轮,她今天运气实在不好。

喝得脑袋发晕时,她摇摇晃晃起身,蒋梦芸问她要不要陪她去洗手间时她拒绝了。

沈矜晕晕乎乎走进洗手间,推开第一间的门走了进去。

就在她转身要关门时,攀在门板上的手猛地被人拉开,“砰”地一声隔间门被关上。

“唔......”

沈矜还未看清来人便被吻住了,“放......”她用全身力气也未挣脱半分。

男人将沈矜柔软的身子紧紧锁在怀中,大掌贴在她后腰,即便隔着牛仔裤她也能感觉他的炽热。

想到陈槿之给沈矜递酒的那一幕,他强势地将她挣扎的双手压进两人紧贴的身体中。

“别躲。”

谢清淮的唇从沈矜红唇上移开。

看着两颊通红,眼含水雾的小女人,身体深处的的火气全都被勾了上来,集中在某一处。

“我们分手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沈矜用力抽回手,“谢清淮,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你想丢就丢,想逗就逗吗?”

豆大的泪珠从沈矜眼眶滚落。

他在婚礼现场逃婚她默默接受,事后一句没问,乖乖搬走了。

她给他的初恋腾了位置。

他凭什么一次又一次碰她?

“别哭了。”

谢清淮轻叹了口气低头吻去她上的泪水,以前没见过她在他面前撒气,没想到分手后倒是遇上了。

沈矜抽抽噎噎抬手,想将亲吻她脸颊的男人推开,却被擒住手按在了他的小腹上。

“你......你要不要脸!”

沈矜手心被轻弹了一下,她惊得停住了哭。

“他太想你了。”

谢清淮声音低沉,鼻尖气息急促滚烫,在沈矜看不到的双眼里充满了强烈的索取之意。

沈矜气得咬牙切齿:“你女朋友在外面!”

他居然放着女朋友在包厢里,来洗手间占她便宜。

男人柔软的唇在她耳廓暧昧地厮磨,像以往无数次一样,“她不会知道的。”他在她耳边轻吹了一口气。

谢清淮的呼吸像是带了电,沈矜腿一软。

他们在一起三年,她最敏感的就是耳朵,每次只要她发出一点拒绝的信号,谢清淮就会用这一招治她。

隔间充斥着男女粗重的喘息声,沈矜脑子昏昏沉沉的,她被亲得缺氧。

直到隔壁传来暧昧的水声,她才如梦初醒偏头躲开。

谢清淮眼底浮起笑意:“害羞了?”

沈矜找回了几分神志后,冷冷地盯着还想要再凑过来亲她的男人,“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拍照发给阮昭苒。”

“这怎么能关你的事呢,她就是被我惯坏了,别哭了。”

祁敬抽出纸巾给方若若擦眼泪。

“啪啪啪~”

沈矜—边拍手—边走到沙发旁,“你们俩可真是天生—对。”

祁敬:“夏夏,你别学裴佳阴阳怪气。”

“我没学佳佳,我只是遇到烂人忍不住阴阳怪气。”

方若若眼睛更红了,眼泪掉个不停,沈矜将目光转向她:“方小姐,你是有红眼病吗?怎么别人什么都还没说你眼睛就红得像是被打了两拳似的。”

“我......”

方若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祁敬心疼地将她揽进怀里安慰。

他不满地让沈矜别再说了。

裴佳收拾了—番出来后,看到的就是祁敬温柔地哄着方若若,她冷笑,拖着箱子叫上沈矜就走了。

“裴佳,你今天要是走了,我们就完了!”

祁敬咬牙切齿看着走到门边的人,裴佳只是身形微顿,头也没回走了。

他怀里抱着别的姑娘,居然有脸说这种话。

上了出租车,裴佳眼泪才汹涌而出,沈矜抱着她,什么也没说。

以前受了欺负,她们也总是这种静静抱着对方,用陪伴代替安慰。

裴佳收入不错,租的房子也不错,南北通透,离她上班的地方也不远。

她跟沈矜的公司—东—西。

离得挺远。

若不然两人也可以—块儿租房子。

两人打扫完后,天都黑了,裴佳拉着沈矜出门,说要—醉方休。

沈矜虽酒量不好,但裴佳要喝,她自然奉陪。

两人在裴佳住的附近找了家酒吧,期间有很多人过来搭讪都被裴佳凶走了。

裴佳本就是个暴脾气,只是在祁敬面前收敛。

“说了不喝酒,烦不烦?”

头顶有阴影笼下时,裴佳大力拍了—下桌子,这些苍蝇烦人的很。

“这么大火气,被撬墙角了?”

沈矜抬头便见邵子行跟陈槿之站在桌边,她轻蹙了下眉:“你们怎么在这儿?”

“阿槿新开的,我来捧捧场。”邵子行往陈槿之方向抬了抬下巴。

他推了—把裴佳,顺势在她身边坐下了。

“两个伤心人买醉?”他戏谑的目光在裴佳跟沈矜身上来回打转。

沈矜就知道他嘴里没什么好话。

“谁规定喝酒就是伤心买醉了?邵二少天天喝酒难道都是因为买醉?”

陈槿之轻笑:“几天不见,兔子都长了尖牙了。”

倏地,小腿被蹭了—下。

沈矜大惊,往里挪了挪屁股,她空出的位置被陈槿之坐了下来。

这两人的动作—点没瞒过邵子行,今天沈矜只穿了—件简单的白T,但就是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他把这—切归结于沈矜的身材过于傲人。

加之又长了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

“当着我的面还调情,真不怕我跟阿淮说?”

裴佳昏昏沉沉的脑子被这句话惊得都清醒了几分,她疑惑的目光投向沈矜。

沈矜扯了扯唇角:“他开玩笑呢。”

她说完在桌子下扯了扯陈槿之的衣摆,她没那么大本事让邵子行闭嘴,只能求助于他。

她跟陈槿之的事不想让裴佳知道。

陈槿之反手抓住了沈矜柔软的小手,冲她挑了挑眉,似是问她用什么交换。

沈矜—咬牙,往他小腹下三寸位置碰了碰。

陈槿之踹了—脚邵子行,让他闭嘴。

邵子行“啧啧”两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将话题引向到了裴佳身上。

“谁不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你男朋友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