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寡妇,在线发癫短篇小说阅读
  • 性感寡妇,在线发癫短篇小说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奔跑的红烧鱼
  • 更新:2024-06-11 11:56: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网文大咖“奔跑的红烧鱼”大大的完结小说《性感寡妇,在线发癫》,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宋婉仪沈怀谦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渣女 勾引】宋婉仪从一个性感辣妹,穿越成了刚成亲就克死亲夫的寡妇。寡妇好啊,没男人又有那么多的嫁妆,只要想办法熬死公婆,日子简直不要太舒心。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一时性起勾引的清冷大师,居然是当朝皇帝。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她还怎么养男宠啊?当朝皇帝:是你先招惹朕的,之后又对朕弃若敝屣。你当朕是好欺负的吗?……“听说陛下在宫外养了个外室,捧在手心里宠,连宫都不回了?”“什么?那外室居然还是个寡妇?成何体统!”“听说外室天天叫嚣着要给陛下戴绿帽?”...

《性感寡妇,在线发癫短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宋婉仪打扮妥当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提上灯笼,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太和寺去了。

身后跟着的燕九也格外的精神抖擞。

宋姐,加油,小九看好你哦~

今天沈怀谦的突然造访,将她计划全部给打破了。

但不过这样也不错,和尚主动上门,说明心中对她已经有了很大的兴趣。

既然这样,何不一鼓作气,吃了他?

宋婉仪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和尚一看就是遁入空门不久,没有满口的圣贤道理。

如果不快点吃的话,等他佛心稳固之后,那可就不好吃了。

最重要的是,和尚吃了以后,副作用不大,丝毫不影响她日后左拥右抱。

如果是有权有势的,那她绝对不碰,就怕男人那该死的占有欲。

宋婉仪在心中细数睡和尚的好处,很快就到了太和寺。

“姑娘,您先回去吧,大师说不见您......”常德全躬着身子对宋婉仪说道。

主子爷自从宋姑娘那回来,就一直板着一张脸,现在宋姑娘来了还不见。

常德全也不知道这俩小祖宗刚刚到底发生了何事。

宋婉仪这会儿可没有耐心在外面陪着耗,她现在一身火气,急需发泄,所以便直接提着灯笼,不管不顾地的往前走。

常德全连忙跑到宋婉仪前面,但又不敢真的拦她,“哎哟,宋姑娘啊,您别硬闯啊......”

“宋姑娘,等等啊,大师现在不想见您......”

常德全的声音很大,但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宋婉仪的,只是在宋婉仪前面,倒退着一边后退一边劝。

就这样“陪”着宋婉仪一起进了门。

“大师......宋姑娘她......”常德全一副老弱无力,不是宋姑娘对手的可怜模样。

而宋婉仪则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仿佛对沈怀谦不想见她表示很生气。

沈怀谦单手扶额,“下去吧。”

常德全如蒙大赦,连忙退了出去,还贴心地将房门关好了。

沈怀谦让常德全退下之后,就将目光沉在了桌案上的经文上。

他此时并没有穿平日里的袈裟,而是穿着一身淡青色睡衣,看起来刚刚沐浴完。

宋婉仪见和尚不理她,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将身上宽大的外袍一脱,露出三点式的战袍。

她赤着脚走到了桌案跟前,直接坐在了沈怀谦跟前的桌案上,“大师,为何不敢抬头看我?”

沈怀谦只看到一只修长白腻的腿盖在了佛经上,白皙光滑的肌肤,和密密麻麻的经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婉仪整个人凌空坐在他面前宽大的桌案上,小脚往前一伸,将碍事的砚台镇尺全部扫到了地上,接着摆了一个撩人的姿势。

“秃驴,我只给你五个数,五个数过去之后你不抱我,我便离开,从此再也不见。”

宋婉仪的声音自信中带着凌人的气势。

“五。”

“四。”

“三......”

数到三的时候,宋婉仪还十分恶劣的,用莹白的玉足挑起了沈怀谦的下巴。

“二......”

一字还未出口,宋婉仪的小嘴就被堵上了——沈怀谦直接欺身而上,将宋婉仪压在了桌案上。

和尚吻技还不错,宋婉仪半眯着眼睛,有些陶醉。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结束之后,沈怀谦低头看向身下的人儿,声音低哑,“谁教你这么穿的,嗯?”

“佛祖教的。”宋婉仪的声音同样低哑。

沈怀谦低头哂笑,用额头轻触了一下她的额头。

紧接着,密密麻麻地吻落下。

“看着我。”紧要关头,沈怀谦停下了动作,紧紧地盯着宋婉仪,似乎在确认什么。

招惹了他,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快点。”宋婉仪不明所以,颇有些难耐的扭了扭身子。

……

不多时,屋内便传来一阵短促的尖叫声,接着就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沈怀谦一个不备,在最脆弱的时候,被宋婉仪一脚给踹下了桌案。

宋婉仪抱着小腹,小脸痛苦地皱在了一起。

她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导致现在情欲全无。

痛啊,痛彻心扉啊!

为什么她一个女海王,要经历两次这种事!?

沈怀谦黑着脸从地上起来,一时之间不知该错愕还是该愤怒。

居然有人胆大包天,敢踹当朝天子?!

这女子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宋婉仪看着和尚黑得彻底的脸,慌忙起身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穿好。

“那个……大师,我今日有些不舒服,咱们改日再战。”

这事儿是她做得不地道,她承认。

但她这会儿真的很疼,继续是不可能继续了,留在这里又怕和尚发狂。

还是先养两天再说吧,到时候再好好补偿和尚。

宋婉仪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和鞋子,火速逃离了现场。

沈怀谦从始至终未发一言,只是盯着佛经上绽开的点点红色,神情变幻莫测。

若是宫妃这般,早就被拉下去砍头了。

直到宋婉仪开门跑出去了,这才回过神来。

她闯进他的屋子,一言不合便招惹他,而后又将他踢下桌案,此时甚至丢下他就跑了。

沈怀谦怒极生笑。

呵呵,果真是,不错。

常德全看到宋婉仪慌慌张张从屋子里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出口询问,她便慌张溜走了。

常德全心里一咯噔,不会是出事了吧?

一进屋,他就看到了屋内的桌案上一片狼藉,自家主子爷衣衫半敞,端坐在那里,脸上黑得可以滴出墨来。

最醒目的是额上那一抹青紫色。

“哎哟我的主子爷,怎么伤着了?”常德全诚惶诚恐地上前查看沈怀谦的伤势。

走近一看,常德全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主子爷额头上的伤十分严重,都有些渗血的迹象了。

“主子爷,奴才伺候不当,请主子爷责罚。”常德全额头抵住地板,声音带着颤抖。

龙体受损,他这个伺候的万死难辞其咎。

好半天,沈怀谦才淡声说了一句,“无碍,平身吧。”

“是,主子爷,奴才这就传御医。”常德全从地上爬起来,躬着身子说道。

“不必了,把这里收拾了,备些凉水,朕要沐浴。”沈怀谦起身,看了一眼桌案上的佛经。

“这本佛经仔细收起来。”

说罢,沈怀谦便迈步走到了软榻上,闭目养神起来。

如今已经破戒了,他索性用回了原来的自称。

常德全颇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又要用凉水沐浴。

纵使自家主子爷是习武之人,但一天也禁不起两回凉水沐浴啊。

那宋姑娘,可真是个害人精啊......

以后可千万不能再放她进来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