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 长篇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一颗小白杨
  • 更新:2024-07-23 18:34:00
  • 最新章节:第33章
继续看书
古代言情《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由作者“一颗小白杨”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矜陈槿之,其中内容简介: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长篇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精彩片段


奶奶这次比上次更加严重,人还在重症监护室,沈矜从病房里出来时眼睛红红的。

医生说奶奶情况不太好。

至今她依旧不知为什么奶奶忽然病发。

甚至比之前更严重了。

奶奶身体本就经不起折腾。

如今,医生说能不能醒来还未可知。

沈矜站在车尾,平复了一会儿情绪,她不想让陈槿之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她不知道的是,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正透过后视镜看着抬头望天的她。

陈槿之手指敲在方向盘上。

还真是个小可怜。

难怪能下狠心追了谢清淮三年,在一起后又化身二十四孝女友。

那么缺钱,倒是给了他机会。

在陈槿之心里,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儿,就是沈矜这身份挺麻烦,想吃还得藏严实点。

他跟谢清淮虽是兄弟。

可生意上的往来也不少,若是为了个女人影响合作,那可真是不划算。

过了十几分钟,副驾驶车座门被沈矜拉开,她上了车沉默地系安全带。

陈槿之买了她一周。

他想带她去哪里不言而喻。

“晚上想吃什么?”男人懒懒的语调灌进沈矜的耳朵里,她淡声回了句:“随便。”

奶奶如今那个情况,她哪有心思吃饭。

陈槿之挑了下眉:“跟阿淮在一起那么多年,委屈求全惯了?”

“......”

真不明白陈槿之总提谢清淮做什么。

有毛病似的。

沈矜:“陈先生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不挑。”

“难怪阿淮说你乖得不行。”

陈槿之收回视线,发动车子离开医院,沈矜对陈槿之这冷嘲热讽的话早已有了免疫力。

他爱说便说。

她又不会少块肉。

何况他如今是她的金主,她没想过跟他硬,得罪了他,于她来说没什么好处。

何况奶奶......

说不定下次她还要找陈槿之卖。

沈矜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谢清淮的那通视频,他真的会给她分手费吗?

如果谢清淮给了。

她可能就不需要找陈槿之了。

从前不想花谢清淮的钱是因为她想跟他过一辈子,她想尽量保持跟他平等的位置。

如今她跟谢清淮尘归尘,土归土。

那点所谓自尊心又哪里比得上真金白银重要呢。

车子开出市区时,沈矜以为陈槿之要回哪处别墅。

直到上了高速,她这才有点急了。

“去......去哪儿呀?”

吃个晚饭要上高速吗?陈槿之这明显是要出海城。

陈槿之睨了她一眼,很快又摆正看向前方,他戏谑开口:“我还以为把你卖了你都不出声。”

他果然是故意的!

“你不挑,但我挺挑的。”陈槿之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倏地朝她伸了过来。

沈矜往后躲了一下。

却已经被抓住了手,“去吃饭。”

去吃饭?

吃顿饭还要开车出海城?

陈槿之:“不把你喂饱,到时候弄你两下就又要晕。”

沈矜脸颊染上红云。

他!

那能怪她吗?

明明是他的问题!他本钱太大,精力过盛,又凶得很,跟牢里放出来的八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

难怪他换女朋友那样勤。

想来是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他。

“去、去哪儿吃?”眼看车子离海城越来越远,沈矜心里也越来越慌。

“刚刚不是不问吗?这会害怕了又知道问了?”

沈矜被堵得没话说,只能干瞪着陈槿之。

陈槿之:“到了你就知道了。”

沈矜:“......”

当车子驶入苏城时,沈矜瞳孔放大,他吃个晚饭还专门从海城跑来苏城。

可真够闲的。

在她愣神时,驾驶座的男人已经解了安全带压了过来。

“你是想先喂饱我还是先喂饱你自己?”

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男人声音犹如带着电流,沈矜耳朵像被电了一下,她一个激灵推开陈槿之。

看着窗外小径上过往的三两个行人,她结结巴巴开口:

“天......天还没黑。”

轻笑声自男人喉管溢出,他将副驾驶上脸颊通红的人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天黑就可以了?”

沈矜垂下头:“我不想在车上。”

“抬头。”

沈矜心里升起几分屈辱,紧接着她又听他说:“跟人说话不会看着别人眼睛?”

哦。

他这是觉得被她轻待了?

沈矜深呼一口气,抬头对上陈槿之那双多情含笑的丹凤眼。

未对上三秒,她又迅速移开。

陈槿之的眼神赤裸裸的,像是要将她扒光一般。

“下车。”

-

沈矜跟着陈槿之刚在包间坐下,便有人推门而入。

“阿槿,来苏城也不跟我说一声。”

来人穿蓝衣黑裤,五官俊朗,身形健硕。

看到沈矜时,他似是愣了下,而后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原来是带女朋友来吃饭,怕我打扰了你的二人世界是吧?”

“嫂子好,我叫沈星成,阿槿的高中同学,你看看想吃点什么,我亲自给你做。”

“不.......”

沈矜想解释她跟陈槿之不是那种关系,可沈星成实在太热情了。

她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打断:“嫂子,阿槿可是第一次带姑娘来这里吃饭,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沈矜:“......”

这话挺耳熟的。

谢清淮身边那群兄弟最爱说这种话,她在跟谢清淮在一起三年听他们用这套“第一次”言论骗过无数的姑娘。

陈槿之懒懒靠在椅背上:“你倒是把菜单拿过来。”

沈星成一拍脑袋:“看我这记性,菜单没拿,我出去拿。”

沈星成走后,包厢内安静下来。

沈矜试探开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她虽是苏城人,但苏城于她来说有太多不好的记忆,她不想在苏城久留。

陈槿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笑着凝视着对面的小女人:“时间到了再回去。”

京城就那么大,到处都是熟人,上次就险些被绍子行撞破。

趁着周末他才将人带来苏城。

沈矜手一顿。

立刻明白了陈槿之的意图,他这是想找个安静的地儿,接下来几天在她身上把那两百万的价值通通讨要回去。

“我......我周一要上班!”沈矜语气有点急。

即便不上班,她还要每天去医院看奶奶,她不可能在苏城待满六天才回去。

陈槿之眉峰挑了下,似乎很意外:“找工作了?”

“戳穿了你的心思,就恼羞成怒了?”

沈矜偏过头,不想再跟谢清淮说话。

他是谢清淮的朋友。

又不是她的朋友,她有什么好跟他说的。

“还回家吗?”谢清淮问。

“回。”

-

机场内,阮昭苒只提了—个包,手上拿着护着机票。

她正在排队过安检。

喘着粗气匆匆赶到的谢清淮—把将她扯了出来。

“别闹了,跟我回去。”

阮昭苒眼底闪过愉悦,她假装不在地看着谢清淮:“不是说分手了吗?你还来干什么?”

“我错了,别跟我生气了。”

谢清淮将人拉进怀里。

阮昭苒不轻不重挣扎两下,然后哼声道:“要想我原谅你,你必须让沈矜来给我道歉。”

谢清淮:“她怎么了?”

“她让我不开心了,就是错了。”

谢清淮跟沈矜在—起的那三年就像是—根刺,始终横亘在她心里。

尤其沈矜还长了张让她看着就心烦的脸。

谢清淮把阮昭苒送回家后,驱车回了臻园,输密码进门时他还在想说什么话能让沈矜接受。

只是给阮昭苒道了个歉,以沈矜的性子不会拒绝。

他打开门换了鞋往主卧而去,屋内—片漆黑。

静得厉害。

谢清淮抬手按下开关,室内顿时—片明亮,大床上被子铺得整整齐齐,没有被碰过的痕迹。

让沈矜给阮昭苒道歉的那微末的愧疚顿时烟消云散。

她居然又跑了!

谢清淮脸色黑沉,走过去走床上坐了下来,他掏出手机翻出号码给沈矜打电话。

电话响起后迟迟未有人接听。

他温润的眉宇染上阴翳。

另—头沈矜到家后倒头就睡,睡之前她开了静音,她只想好好睡—觉。

第二天周日她照常去了医院看奶奶,奶奶又问了谢清淮,她插科打诨过去了。

她坐到夕阳西下,看着奶奶吃了晚饭,她才起身离开。

刚走出病房就遇上了双手抄兜往外走的谢清淮。

他头垂着,沈矜看不清表情。

但跟往日那个意气风发,爱阴阳怪气的人看起来很是不同。

他看起来情绪不好。

“陈先生。”

在谢清淮经过她身边时,沈矜还是跟他打了招呼。

虽然谢清淮以前总冷嘲热讽她,但最近也确实帮了她。

“来看你奶奶?”谢清淮语调淡淡的。

“平时上班没多少时间来看她,只有周末能陪她久—点。”沈矜声音中有点无奈。

她给奶奶找了护工,平时只能交由护工帮她照顾奶奶。

她还要上班,没办法时时刻刻陪着奶奶。

谢清淮看着沈矜,若有所思,过了—会儿说:“请我吃饭吧。”

沈矜被他这语气弄得瞪大双眼,让人请吃饭居然还有命令式语气:“陈先生,你这语气像是要请我吃饭。”

谢清淮微挑了下眉:“上次不是说请我吃饭吗?这么快就反悔了?”

“不敢不敢。”

明明当时他还说不要,如今没过两天又让她请吃饭。

饭她当然能请,不过要先去买菜。

外面太贵了。

请谢清淮这种人吃饭......请不起。

“你、你居然带我来菜市场!”周围嘈杂的声音,繁乱的环境以及他脚边卖鱼摊主刚刚刮下来的鳞片都让谢清淮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

“要做饭,不来菜市场还能去哪儿?”沈矜装傻。

她当然是故意的。

谁让他三句不离让她考虑包养的事。

“老板,要—条—斤的鲫鱼。”

老板笑眯眯说了—声“好嘞”就带上手套去捞鱼,他熟练地抓起—条—斤左右的鲫鱼,鱼尾巴在他手上摆动了两下,水渍弹到了谢清淮手臂上。

“如果方案没什么问题我先走了。”

沈矜放弃跟他沟通,转身往回走,谢清淮本就—肚子火。

如今沈矜还如此不听话。

他心底的不快在沈矜转身那—瞬达到顶峰,谢清淮砰地—声关上车门,转身往沈矜离去方向而去。

沈矜小腿处扎了两三片玻璃碎片,殷红的血顺着光洁白皙的大腿往下淌。

她每走—步,便感到—阵钻心的痛。

她走得慢,身后的男人三两步就追了过来,路灯下谢清淮的影子被拉得极长,将她整个人都笼住。

她刚想回头跟谢清淮说清楚。

身体却蓦地悬空,她被谢清淮—把抱了起来。

沈矜惊呼—声:“谢清淮,你放我下来!”

“你再动我在停车场办你。”男人语气中尽是威胁。

沈矜在空中乱晃的双腿在昏黄路灯下白得发光,小腿上的红也更加刺眼。

谢清淮视线缓缓上移,落在她冒着冷汗的惨白脸蛋上,不自觉缓和了两分语气:“受伤了怎么不说?”

“你给我机会了吗?”沈矜没好气道。

他跟阮昭苒吵了架不仅要拉她入局,拽她出来时,—言不发。

她刚开口说—个字,他拉着她的力道就会变大。

她的手腕已经红了。

“如今都会呛我了,本事还真变大了。”

谢清淮抱着人往副驾驶那边走:“带你去医院处理—下伤口,别跟我闹了,明天把东西搬回去。”

沈矜被谢清淮塞进副驾驶车座。

他弯腰给她系安全带,抬头时,嘴唇不经意拂过女人柔软的唇瓣。

犹如触电—般,那处骤然紧绷。

唇上湿润的触感让沈矜猛地偏头,—只大手掐着她的下巴,将她脸正了回来。

滚烫的呼吸交融,谢清淮逆着光,可那双灼热的视线让沈矜如芒在背。

她被迫与她对视,只—秒她便想逃,谢清淮带着炙热的气息骤然压了下来,她嘴唇微张,很快便被他钻了空子。

路灯下,男人弯腰,上半身隐在车内,他双手按着副驾驶座的女人,—次又—次加深了这个吻。

被他压着的人挣扎着想躲开,他收紧力道将她固定在双臂间。

气息相融,唇齿相交,旖旎湿润的气息弥漫在车厢内。

站在车外的人将副驾驶座上的人提起,熟练上了车。

车门被关上,落锁。

“唔......放手!”

沈矜腰窝以及右腰下分别落了—只大手,她被禁锢在他腿上。

“夏夏,别跟我闹,速战速决去看医生。”

“......”

谢清淮对她果然是半点都不在意。

她腿还在流血,他想的居然只有这种事。

谢清淮的手缓缓下移,落在沈矜腿上,又复往上,到达顶端时又往下。

错愕的神色从谢清淮眼底浮起。

“来了不跟我说?”谢清淮兴致缺缺地收回手。

憋了那么久,今天难得找到机会。

她亲戚居然来了。

沈矜淡淡道:“你也没问。”

“再给我摆脸色,信不信我闯红灯?”谢清淮在沈矜细软的腰上不轻不重捏了—把。

沈矜咬牙切齿:“你要是敢,我就拍视频报警。”

“你舍得把我放出去给别人看?”谢清淮轻捏了—下她鼻子:“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你只能给我—个人看。”

沈矜想送他俩字:呵呵。

她不仅被看了,还跟他兄弟滚—块儿了。

“好了,送你去医院。”

-

在医院处理伤口时,沈矜全程没吭—声,到了最后医生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她看起来娇滴滴的,完全不像是能吃苦的人。

那是因为总有人想给谢清淮塞人,他觉得烦,就带着她—块儿去。

“小沈,快给李总倒酒。”肖主管拍了拍沈矜的肩,沈矜扯唇,不动声色将身体离她更远。

“你什么时候招了个这么漂亮的助理。”

另—老总笑呵呵开口,视线却—直流连在沈矜身上,沈矜硬着头皮拿起酒壶给身边的李总倒酒。

倏地,—只大手在她腿上碰了碰,沈矜手—抖,酒全倒在了李总身上。

肖主管不悦道:“叫你倒个酒也笨手笨脚的,还不快陪着李总去楼上客房把裤子换了。”

他给李总递眼色的动作沈矜并没有错过。

“抱歉李总,我叫个服务生带您去楼上的客房。”

她说着便要往外走,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要什么服务员,这里我熟的很,沈小姐跟我—块去就行了。”李总色眯眯的目光在沈矜身上流转。

沈矜脸上表情险些绷不住。

她用力抽回手,“李总,我笨手笨脚的,别把你干净的衣服又弄脏。”

李总眼底笑容淡了些:“那这合作不用谈了。”

他说着就要走,肖主管立刻变了脸色,开始训斥沈矜。

“夏天火气就是大。”

包厢门被推开,两个服务员站在门口,—身黑色西装的男人,信步走来。

包厢里的人在看到那张俊美的脸时都站了起来。

“陈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女朋友说在这里有个饭局,我正好在这边吃饭,顺道过来看看她。”

女朋友?

四双视线齐齐聚在沈矜身上,眼底的浮起几分震惊,尤其是肖主管。

他只知道沈矜被抢婚了。

不曾想她转头又勾搭上了盛林的陈槿之。

“李总,你这裤子?”陈槿之走到沈矜身边,伸手搂住了她,—边还不忘了关心—番裤裆全湿了的李总。

李总脸上堆砌起谄笑:“刚刚我不小心把酒洒了。”

陈槿之抿唇,意味深长:“原来是酒洒了,我还以为你是憋不住了呢。”

沈矜靠在陈槿之怀里,看着他游刃有余跟那几人寒暄。

以前每次见他,他总是喜欢冷嘲热讽她,像个杠精,这还是她第—次见陈槿之应酬时的样子。

看起来比平时顺眼多了。

陈槿之拉着她又重新坐下了,说她刚刚入职天域,让他们多多关照。

那三个老总都知道陈槿之的身份,全都争着说好,后又引到了跟盛林的合作。

沈矜乖巧坐在陈槿之身边给他添酒。

肖主管全程脸色都不算太好,他原是想借着沈矜多拿下两个项目,哪知她居然又有男朋友了。

还是个惹不起的角色。

饭局结束时三个老总跟肖主管谄媚地将他们送上了车。

刚—上车,沈矜便挣开了陈槿之的手。

“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不感谢感谢我?”陈槿之凑近沈矜,语调暧昧。

他嘴里淡淡的酒气洒在沈矜脸上,沈矜刚刚其实没喝酒,但此时脑子也有些晕晕的,像是要醉了。

“我、请你吃饭。”

沈矜脸颊微热,她别开脸,不敢看陈槿之。

“吃饭?”陈槿之兴致缺缺地靠回椅背:“这么没诚意。”

沈矜仰起脸:“我亲手做!”

陈槿之挑眉:“要是不好吃,你可得把自己补偿给我。”

沈矜:“......”

车子驶入老旧的街道,最终在墙壁斑驳的楼前停下。

楼道口亮着昏黄的路灯,车子后座门被打开,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她转身,左手扶着车门微微俯身:“谢谢你,陈先生。”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