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女绝色:清冷权臣求她宠爱畅销小说推荐
  • 妾女绝色:清冷权臣求她宠爱畅销小说推荐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八月雪
  • 更新:2024-06-11 11:54:00
  • 最新章节:第33章
继续看书
小说叫做《妾女绝色:清冷权臣求她宠爱》是“八月雪”的小说。内容精选:顾府奴婢四月生得乌发雪肤,动人好似莲中仙,唯一心愿就是攒够银子出府却不知早被觊觎良久的顾府长子顾容珩视为囊中之物。当朝首辅顾容珩一步步设下陷阱,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低微的丫头从来逃不过贵人的手心,在顾恒订亲之际,她被迫成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运,等孩子生下来就能母凭子贵,升为贵妾了。四月却在背后偷偷红了眼睛。再后来,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轻权臣,竟红着眼求她:做我的妻...

《妾女绝色:清冷权臣求她宠爱畅销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上头的赵氏被二夫人说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坐直了身子对着顾如意问道:“昨夜太匆忙,还未来得及问你,你嫁去晋王府三年,怎么肚子还不见动静?”

屋内的众人都忍不住朝着顾如意看去,连站在门口的吴昊东都没忍住往里看了一眼。

顾如意对于赵氏的这个问题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她愣了下,强笑道:“大抵是缘分还没有到吧。”

赵氏一眼就看出顾如意眼里的情绪不对,不由皱了眉,说道:“可是晋王对你不好?”

顾如意眼神里难掩落寞,却还是淡笑道:“母亲想多了,晋王对我很好。”

赵氏如何看不出顾如意不过是在强颜欢笑,可二太太梅氏在一边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情也跟着沉了下去,一时间屋子内竟安静得异常。

梅氏看这气氛不对,也自知自己该走了,就站起来对着大夫人笑道:“姐姐,我得去看看我家怀安有没有认真读书了,这马上就要秋试了,这节骨眼上可不能掉链子。”

赵氏听了连忙站起来对着梅氏道:“那妹妹慢去,怀安科考是大事,姐姐就不留妹妹了。”

赵氏说着又对着站在门口的吴昊东喊道:“快去送送二夫人,可仔细了。”

吴昊东诶了一声,将梅氏送出去回来后,就看见屋内的顾如意趴在赵氏的怀里哭。

吴昊东放慢了步子上石梯,接着就听见里面顾如意断断续续的啜泣声传来:“王爷嫌弃我没有闺房情趣......半个月......也来不了我房里一次......”

“反而是王府里一个下贱的奴婢......如今竟......怀了......”

”女儿这次回来,也实是在王府里瞧不下去了,这才......”顾如意说完又趴在赵氏肩头哭了起来。

顾如意的话刚说完,就听里面响起了一道清脆茶盏落地的声音,吴昊东抬头往里面看去,原是大夫人气得丢了茶盏。

只听见大夫人一拍桌案气道:“区区一个下贱的婢女,也敢抢在正室前头怀子嗣,我看她是不要命了!”

说着大夫人扯起趴在自己怀里的顾如意,恨铁不成钢道:“一个贱婢怀了孽种,你这个节骨眼上回来做什么?”

“你可是晋王府正正经经的王妃娘娘,就该拿出王妃娘娘的势头来,让几个老妈子打了那肚子里的东西,再抓了那贱婢卖出去。”

“你这时一走,不是更让那贱婢得了势头?晋王爷也没见得会高看你一眼!反倒显出你的软弱无能!”

门口的吴昊东听得心惊,她没想到锦衣华服下的大姑娘,竟也会遇着这样的事。

接着又听到顾如意哽咽的声音:“母亲,女儿这次回来,一是为老太太祝寿。”

“二也是想请母亲为我出出主意......”

顾如意的声音落下,里面却静悄悄的没有声音,接着就听到大夫人赵氏威严的声音:“吴昊东你在门口守好了,任何人来都不许。”

吴昊东连忙走到门中间,应了声是。

大夫人点点头,拉着仍在点眼角泪水的顾如意进了内室,吴昊东就又退在了一边。

玛瑙石还是原来的样子,不同的是上面被人穿了洞,打了穗子,拿在手心里,上面还有顾怀玉手掌的温度。

四月忍不住红了眼睛,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向月色下的少年,她想问问他为何待她总是与其他丫头不一样。

她想问问他,为什么他记着关于她的好多事,就连远在战场回来,也不忘了给她带东西。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的容貌吗?

可是到了唇边的话,四月又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她好像没有资格问这些问题,从她第一次被顾容珩强行占有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资格问这些了。

就算问了,也改变不了四月要走的决心。

她咬了咬唇,忍着要落下的泪水,哑哑道:“谢谢。”

夜色里的顾怀玉没有察觉到四月的不对,只是有些遗憾道:“看来秋郊我也不能带你去了。”

“本来还想着你天天在府里面,也没怎么出去过,想带你去见识见识呢。”

四月咬唇,轻轻抬起头:“四月在顾府时,多亏了三公子照顾。”

刚开始四月刚来时,性格软弱,一天要偷偷哭好几次,被一起的丫头欺负捉弄了,也只敢躲着抹眼泪。

那时候顾怀玉来找她,见了她哭就二话不说给她报仇,大姑娘的院子被他搅得天翻地覆,那些丫头后来也知道了,四月有顾怀玉罩着,就再没敢欺负过她。

四月心底一直感激着顾怀玉,只是她从来不敢开口对顾怀玉说感激的话,她怕自己会红了眼睛,又丢脸的哭出来。

顾怀玉笑了笑,摸了摸四月的头发,“我长你两岁,多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我没有妹妹,就把你当成妹妹宠着了。”

手指不自觉的就开始收紧,四月的眼角却越发的红了起来,怎么也没能阻止泪水往下落下,就这样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的落入到脚下的泥土里。

顾怀玉这才看出四月微耸的肩膀有些不对,连忙低下头去看,才看见四月那张划满泪痕的脸。

顾怀玉有些慌,连忙拿出帕子给四月擦泪:“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

四月脸上的泪意不减,眼泪模糊里的顾怀玉,与心底的顾怀玉一样模糊不清,她摇摇头,哽咽的声音细微:“奴婢只是感激三公子将奴婢当成妹妹。”

顾怀玉这才松了口气,又摸摸四月的头发:“就算你在常州,有委屈了就写信给我,常州再远,我也过来帮你。”

又对着她说这样的话。

四月再也忍不住,捂着脸泪流不止。

院子里面的阿叶看四月出去倒水还没有回来,想起四月刚才说身子不舒服,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走出来找人,却见到四月正同顾怀玉站在院门口不远处的假山旁。

她好奇走过去,对着两人喊道:“三公子,四月。”

她看见四月哭了,连忙过去道:“四月,你怎么了?”

四月抹了眼泪,对着阿叶摇摇头,才强忍着眼泪对着顾怀玉沙哑道:“三公子,我要进去了,你快走吧。”

顾怀玉看看来了的阿叶,点点头,又不忘叮嘱她:“受欺负了可不要忘了给我写信。”

四月点头,看着顾怀玉放心离去的背影,握在手里的玛瑙石,也渐渐冰冷。

阿叶看向四月,好奇问道:“你怎么哭了?”

四月与顾怀玉单独站在一起,她又这样情绪,旁人知道了也会闲话,四月潮湿的眼眸看向阿叶,说道:“三公子知道了我要去常州,路过时碰见我,就顺道与我道别。”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