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的宠妾完整文本
  • 首辅大人的宠妾完整文本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八月雪
  • 更新:2024-06-11 11:55:00
  • 最新章节:第34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是由作者“八月雪”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吴昊东四月,其中内容简介:”晋王爷有些黏腻的目光让四月微微有些不适,听了那女人的话,心间就是一抖。好在晋王爷很快移走了扇子,拥着那女子笑道:“自然是你了。”“我如何疼你,你还不知?”两人就在说笑打闹中与四月两人擦身而过。旁边的阿叶也松了口气,待晋王爷走远些了才拉着她跑了。晚间的时候,两人吃过饭到寝殿里伺候,刚进院子,就看见外面跪了好几个丫头,主屋的房门紧闭,门外更是饭菜洒了一......

《首辅大人的宠妾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四月本想着对着晋王爷福了礼过后,就能放她们两人走了,哪想头顶突然传来一道男子低沉的声音:“这丫头瞧着面生。”
四月一愣,才反应过来应说的是自己,正想要回话,就听到旁边阿叶回了:“回王爷的话,这是跟着王妃娘娘刚从顾府里回来的丫头。”
“哦?”
微微有些轻佻的声音响起,四月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把折扇抬起,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向上看去,就入目一张年轻男子的脸。
只见晋王爷略微有些阴柔的脸上带着几分散漫的笑意,瞧着是俊美的,却无端让人觉得有一丝阴冷。
她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瞟向一边依偎在晋王爷身侧的女子,那女子眉目艳丽,脸上似笑非笑,艳红的嘴唇正露着几分嘲意。
四月看见那女子的眼睛看向她,勾起唇问旁边的晋王爷:“王爷,您觉得这丫头比起妾身,哪个更好看?”
晋王爷有些黏腻的目光让四月微微有些不适,听了那女人的话,心间就是一抖。
好在晋王爷很快移走了扇子,拥着那女子笑道:“自然是你了。”
“我如何疼你,你还不知?”
两人就在说笑打闹中与四月两人擦身而过。
旁边的阿叶也松了口气,待晋王爷走远些了才拉着她跑了。
晚间的时候,两人吃过饭到寝殿里伺候,刚进院子,就看见外面跪了好几个丫头,主屋的房门紧闭,门外更是饭菜洒了一地,几个丫头手忙脚乱的打扫着,看起来颇有些狼藉。
阿叶看见这阵仗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拉着一名跪着的丫头去问缘由。
四月跟了过去,听了半天,也听了个大概。
原来王妃娘娘回来了后晋王爷过来看她,哪想晋王爷过来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西边荷香院的就派了丫头来请晋王爷过去。
说是荷香院的主子肚子不舒服有些闷,想要王爷陪着一起透气,而晋王爷想都没想地就要过去陪着。
王妃娘娘这才知道原来在她走的这些日子,晋王爷就把那奴婢抬成了妾室,还派了几个丫头伺候着,这次更是公然过来挑衅,一向沉稳端庄的顾如意这次也受不了,拉着晋王爷大闹一场。
可惜最后也没留住晋王爷。
接着又听那丫头道:“晋王爷走后,王妃娘娘就开始砸东西了,送来的饭菜也打翻了,这会红叶姐姐和翠浓姐姐正在里面劝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
阿叶听罢,气恼道:“从前不过是厨房里的二等丫头,一个奴才爬了主子的床,竟敢这么嚣张。”
四月的脑海里现出那张艳丽女子的脸,想起她看她眼神中微微露出的嘲弄与挑衅,心里也有些厌烦,就问道:“难道娘娘就拿她没法子么?”
阿叶便气道:“现在那贱人怀了身孕,晋王爷紧张得跟什么似的,谁敢动她?”
说着阿叶凑到四月耳边小声道:“这贱人怀孕的事,宫里的贵妃也知道,可贵妃娘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认了这事,王妃娘娘也不敢拿这婢女怎么样了。”
四月吐出一口气,微微皱眉。
众人就都在庭院里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主屋的推门突然被打开,红叶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门口的一个丫头道:“快去厨房传膳,王妃娘娘要用饭了。”
红叶说完,又看了院子一眼,对着阿叶和四月道:“你们两个进来。”
四月轻声走进去,只见屋子里面一片狼籍,桌凳凌乱,铺着地毯的地上更是碎着好些碎瓷,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看向里面侧躺在春塌上顾如意,只见她穿着华贵繁复的锦衣,头发披散,脸色苍白,闭着眼睛任由着身后的翠浓为她揉着太阳穴。
在顾府温婉大方的顾家大小姐,原来高嫁到了王府里,也是这般的不开心,四月有些唏嘘。
红叶站在顾如意身旁,对着四月和阿叶道:“劳烦两位妹妹收拾下屋子了。”
两人点头,开始认真收拾起来。
没一会儿,外面送饭的到了门口,四月也收拾的差不多了,见红叶点头,才就出去开门,几个丫头就端着托盘进来了。
顾如意睁开眼看了眼远处桌上的饭菜,又无力地闭着眼睛道:“还是吃不下去。”
红叶就上前去劝:“娘娘,好歹吃一些,身子可是自己的。”
红叶说着眼神看向了四月,四月连忙上前,也轻轻道:“娘娘,少吃一些吧。”
顾如意听到四月的声音,看了看四月,问道:“下午可休息好了?”
四月点点头:“休息好了。”
顾如意就点头,起身到桌前坐下,红叶和翠浓就忙跟在身后为她布菜。
红叶和翠浓也都是从前顾府过来的,也算的上顾如意最信任的丫头了。
伺候完了顾如意吃饭,顾如意就又疲惫的靠着,几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让人来收拾了碗筷,都静静在一旁守着。
等到四月和阿叶回房时,早已月上中天。
四月今日没怎么休息,去梳洗房梳洗了就进屋趴在了床上,闭目用手扯着被子,却摸到了一张纸张。
四月一愣,拿出纸张,借着床头的烛火展开,入目就是苍劲有力的笔迹。
四月是认得字的,以前没被拐卖时家里有先生教,后来跟着顾如意,顾府也请了先生,四月跟在顾如意身边,也跟着学了一些。
四月有些好奇这里怎么会有信,凝神读了脸就是一红。
只见信上是顾容珩的字迹,上面只写了一句,是顾容珩问她有没有想他。
四月气恼的将信揉成一团扔去了角落,看看屋子周围,也不知是谁放进来的,这封信为何会在这里。
难道顾容珩来了?
四月心底一抖,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顾容珩是朝廷首辅,不去上朝,几乎不可能。
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过去打开窗户,窗外是一片竹林,一阵冷风吹来,四月起了起皮疙瘩,连忙将窗户合上,还不忘给上了栓子。
回到床上,四月疲倦,也懒得再细想下去,只当可能是顾容珩走的那天趁他不注意塞在她身上的。
这样想着,她就沉沉睡了过去。
自从顾如意回来那日晋王爷来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来过了,季寒霜眼看着顾如意的脸色渐渐难看,院子里的丫头整日里都小心翼翼的。
这两天季寒霜还是头晕的厉害,吐虽好了些,但是总觉得身上没力气。
阿叶本来说让王府里的先生来瞧瞧,可这几日顾如意的心情不好,季寒霜也不敢提,这事也跟着推着。
这日,顾如意又在房间里发了一通脾气,丫头们噤若寒蝉,无人敢上前去劝一句。
原来是早上时荷香院的那位妾室派人来主院里来说:晋王爷怜惜她肚子月份大了,往后可以不用来请安。
这着实过分了些,季寒霜知道顾如意从小就是在家里宠爱着长大,这样的委屈受下,季寒霜也觉得有那位妾室着实有些跋扈。
又听到里面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院子里的丫头你看我,我看你,都没人敢进去劝。
也不知过了多久,里面的房门突然打开,外面的丫头们连忙跪下请安。
顾如意面无表情的看着院子里的丫头,在看见季寒霜时,她的眼波动了动,对着季寒霜道:“季寒霜,你跟我进来。”
季寒霜的心里一愣,也不敢耽搁,连忙应身起身,跟在顾如意的身后走了进去。
阿叶看着季寒霜的身影对着边上的翠浓道:“王妃娘娘单独叫季寒霜进去做什么?”
翠浓看了她一眼,皱眉道:“做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情。”
阿叶这才住了嘴。
这边季寒霜跟着进去后,见到屋内的凌乱场景,又看到顾如意微微有些凌乱的发丝,轻轻开口道:“娘娘,奴婢为您重新梳头吧。”
顾如意看向季寒霜的脸色变得十分温和,笑道:“我知道你一向贴心。”
顾如意坐在铜镜前看着里面有些憔悴的模样,突然笑道:“是有些乱了,你来为我梳头也好。”
季寒霜便抿着唇走了过去。
屋子内安静的异常,季寒霜也没有说话,默默帮着顾如意除着头上的钗饰。
忽然,顾如意道:“季寒霜,你觉得我这王妃当的,可不可笑?”
季寒霜想了想,说道:“王妃娘娘的身份尊贵,是多少贵女求也求不来的,京城里很多人都羡慕姑娘呢。”
顾如意苦笑了下:“ 我在顾府时,人人都是真心为我的,京中从前的闺阁好友,也羡慕我嫁给了俊美的晋王爷。”
“可日子到底是怎样的,你跟着我过来这些日子也该瞧见了。”
“空顶着个王妃的头衔,却得不到丈夫的疼爱,甚至还比不上一个下贱的婢女。”
说着顾如意又叹了口气:“我现在这处境,怕母亲担心,也未和家里人多说,只怕我院子里的那些丫头,表面看着对我恭敬,背地里只怕也是在看着我的笑话。”
季寒霜的手一顿,连忙道:“娘娘不要这么想,娘娘身份尊贵着,何必在那些意丫头。”
顾如意看着镜子中正在为她梳头的季寒霜笑了下:“季寒霜,以你的容貌,你甘心做一名丫头么?”
季寒霜低着头做手上的事,轻轻道:“奴婢没想那么多。”
顾如意的笑意加深:“要是万一有一天你能摆脱丫头的身份,你愿不愿意?”
季寒霜的心一颤,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顾如意:“奴婢不懂娘娘的意思。”
顾如意看着季寒霜脸上有些不安的表情,笑出了声:“我不过是随口一问,你倒还紧张了。”
季寒霜笑了下,不安的情绪微微松下,没有说话。
房间静谧下来,旁边的香炉缭缭升着青烟,窗纸上透着天光照射进来,空气中细微浮着尘粒,几乎让季寒霜觉得仿佛回到了在顾府的安静时刻。
头发梳好后,顾如意看着镜子中的人,笑了笑:“你梳头我一向满意的。”
她又看向季寒霜深色的丫头长衫,皱了皱眉道:“怎么没穿我给你的衣衫,耳坠子也没带。”
季寒霜低头看了看身上,老实道:“奴婢觉得颜色有些艳了,看其他丫头也这样穿的,就没穿娘娘送的了。”
顾如意皱眉:“你与其他丫头怎么能一样,你是我历来信任和看重的丫头,穿戴自然要比其他丫头好了。”
顾如意说着,就又从妝匣里拿出一对白玉耳坠,过去亲自替季寒霜戴上。
季寒霜不敢推开顾如意,只能呆呆的让顾如意给她戴耳坠。
顾如意替她戴好耳坠,笑道:“这样瞧着,我看比我都好看了。”
季寒霜吓得脸色一白,连忙道:“奴婢怎比得上娘娘。”
顾如意看着季寒霜的神情,笑了笑,又去拿出了一套衣裳过来:“换上吧,往后你这种衣裳可别再穿了。”
季寒霜接着衣裳看去,明艳艳的桃红色,她有些犹豫道:“娘娘,奴婢穿这样的颜色,有些不合适。”
顾如意看了她一眼:“我说合适就合适了,你只管穿出去,谁要敢说半个字的闲话,我让人打烂她的嘴。”
这还是季寒霜第一次从顾如意的口中听到她惩治下人的手段,她微微觉得面前的顾如意同以前的大姑娘有些不一样了,可她也不敢多说,拿着衣服沉默,心中却百转千回。
顾如意看季寒霜不动,脸色微微有些冷,提高了声音:“怎么,你是觉得我送你的衣裳你不喜欢?”
季寒霜被顾如意突然变冷的声音吓住,白了脸,连忙道:“奴婢喜欢的。”
顾如意看着季寒霜:“那现在就先去把衣衫换了,这旧衣我就让人拿去扔了。”
捧着衣服的手指收紧,季寒霜说道:“奴婢回去换吧。”
顾如意这才笑道:“你我之间有什么,你就在我屋子里换,大不了我不瞧你就是了。”
季寒霜知道没法子拒绝,她想着不过是换套衣裳罢了,点点头,才咬着唇去屏风后换衣。
换好了衣服,季寒霜从屏风后出来,顾如意瞧见了,眼底处难掩惊艳和一丝其他情绪。
她过来去拉住季寒霜,看着那张在桃红色衣裙衬托下越发娇艳的脸庞,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家季寒霜就该这样穿,大好的年纪,怎么能穿的像个老太太似的。”
季寒霜苍白着脸低头,脑袋中一阵混沌。
接着她又听顾如意道:“我也想开了,与其与王爷这般闹下去,不如我主动服个软。”
“季寒霜,等晚间王爷回来,你替我过去叫王爷过来用饭吧。”
季寒霜抬起头,看向顾如意那双温和带着笑意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艰难,却还是道:
“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