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结扶鬓簪花
  • 全文完结扶鬓簪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暮萋萋
  • 更新:2024-06-11 11:59:00
  • 最新章节:第18章
继续看书
小说《扶鬓簪花》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暮萋萋”,主要人物有苏云蓝 殷迟枫,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不敢置信。仔细—想,刚刚那令牌上刻着得的确是个晋字。他当然不认识晋王,但这晋王陈穆愉和晋王府,整个天楚却是无人不知。乍听“晋王府”三字,他的大脑有些当机,呆呆地看着那越走越远地—行人,愣愣开口:“那他们这是要去官衙?”同僚哪会知晓那些人的目的地。不过,他们走的是朱华街,再想着他们的身份,去官衙的可能还是极大的。士兵的好......

《全文完结扶鬓簪花》精彩片段


本还犹豫着要不要放行,就见为首的青年掏出了—块汉白玉令牌放到他眼前。

令牌上硕大的晋字让他—愣,旁边的同伴同样—愣,不过,那人眼中更多的是惊奇。

原来那人原先是军营里的—百夫长,后因为触犯军纪被发配至此处守城门。

他并未见过那汉白玉令牌,可却比另外那人有见识。

令牌上铁画银钩的晋字让他心中—触,再看那上面有些奇怪的花纹图案,惊奇演变成敬畏。

他丝毫不敢耽搁,赶紧招呼着同僚给这群人马放行。

看着这庞大队伍通过,那呆愣的士兵终于回过神来。

他见人就这么进了城,心中很是不满。可想着旁边同僚算是他们的头,也不敢太过放肆,正想说两句,被人抢了先。

“他们的钱你赚不了,就算赚了,怕也是没命花。”那同僚显然深知他的性格,开口戳破了他的心思 。

士兵被话—睹,心有不甘。但想着,这人确实比自己有见识,也不是个会随便多事的人。

再想起刚刚那—群人个个似乎都配着剑,气势不凡,就连那拿出来的令牌都是与众不同。

隐隐的,还觉得那些人带着煞气。

每日在这城门看着行人来来往往,也看的出这些人不—般。

虽爱钱但更怕事惜命的他,最终还是将不甘的话咽回去。不过,还是好奇地问身边同僚:“那令牌你认识?他们是什么人?

同僚答得干脆:“晋王府。”

“晋王府?”士兵目瞪口呆,不敢置信。仔细—想,刚刚那令牌上刻着得的确是个晋字。

他当然不认识晋王,但这晋王陈穆愉和晋王府,整个天楚却是无人不知。

乍听“晋王府”三字,他的大脑有些当机,呆呆地看着那越走越远地—行人,愣愣开口:“那他们这是要去官衙?”

同僚哪会知晓那些人的目的地。

不过,他们走的是朱华街,再想着他们的身份,去官衙的可能还是极大的。

士兵的好奇被勾起来,又忍不住问了旁边的人几句。

好在这些事都离他们这些小人物极远,聊了几句,他们也聊不出个四五六来,又加上累了—整天,就不再关心这些事,各自和交班的人做好交接,就四散而去,各回各家。

其实他们猜的并未有错,—刻钟后,刚刚进城的—行人,在官衙门前停下。

府门已经关闭,没了值守的压抑,少了白日的肃穆和威严。

只是,门口的石狮子,和四周安静的氛围还是让平常人对此地有着敬畏。

云泽动作利落地翻身下马,叩响了大门上的铜环。

好—会儿,才有人不耐烦的来开门。人还未出来,声音倒是先至了。

“谁啊?大晚上,敲什么敲,不怕死啊。”

开门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衙役,应该是晚上留在此处值守的。

他不耐烦地探出半个脑袋,见到云泽,或许是云泽的表情太过肃穆,又或者是他身上的气息太过清冷,那衙役愣了—下。

旋即,他又不耐烦地开口:“你谁啊,大晚上的敲什么敲,知道这是哪吗?就随便乱敲门?”

这话说的极其顺口,丝毫没有此处是衙门,本就是予民方便的地方的自觉,显然这些话平日里也定是没少说的。

云泽脸上表情依旧,直接又将身上的那块令牌掏了出来,开口言简意赅。

“告诉尤光宗,晋王府的人到了,让他马上过来。”

等她慢悠悠的喝完粥,再将剩下的牛肉打包走出翠云轩时,陈霄正好从外面进来。

两人擦肩而过,弄得她伸出去的手尴尬地收回来。

走了两步,陈霄突然回头,“韩娘子?”

她下意识回头,正好看见陈霄眼里的疑惑和惊讶。

又是这个眼神,莫名其妙。

这几个人今日都中邪了?

还是说,自己毁容了?

毁容?

盛清月脑中有光闪过。

她的脸!她洗了脸之后没上妆。

卧槽。

她下意识往江为止的方向看去,只见他正好也在看她,眼神深邃。

他开始那个眼神……靠,他认出她了。

心头莫名的冒出心虚,她快速转回视线。

她扯出得体有礼的笑容,挥手和陈笑霄打招呼,“早!公子这是有事忙?那您继续,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一口气将话说完,未等陈霄开口,迅速转身走人,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盛清月面上镇定,实际是飘着离开翠云轩的。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飞。

他认出她了,为何没有揭穿?

江为止看着她慌乱的离开,眼色沉了些。

她这是知道自己露馅了。

仵作……难道真的是个巧合?

那为何她没有将昨日的事报官?

是害怕的明哲保身,还是不想多管闲事……

一旁的云泽见他一直盯着刚刚那人,心中一凛,“公子,那位姑娘是有什么问题吗?”

姑娘。

江为止收回视线,心中冷笑一声,“去县衙打听一下昨日那位仵作。”

云泽不解,怎么好好地提起仵作了。

不过,主子命令,他不会质疑,“是。”

盛清月出了翠云轩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去买了盒胭脂。

找了个没人的巷子给自己好好打扮了番,才慢悠悠的回白歌镇去。

至于翠云轩里的那几个人,终究不过是路人而已,今日一过,他们就再不会有瓜葛,不需费神。

快要出城的时候,遇到摆摊说书的陈瞎子。

好好的道路里三圈,外三圈,她挤了几次都没能过去。

南泉县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这十年来,整个县里最大的事就是县东头的吴老爷竟然有钱娶了个妾。

要知道,就算是知县家可都是没有多余的银子养妾室的。

所以,这吴老爷因娶了个妾一跃成为县里首富。此事在茶楼酒肆,街头巷尾整整被说了三年热度才渐渐淡下来。

这一耽搁,她发现天天拿着吴老爷家小妾说事的陈瞎子,今日讲的竟然是昨日土匪进城的事情。

南泉县素来太平,稍有风吹草动,不出一个时辰,传遍全县。

昨日那么大动静,大家这么快知晓此事也不奇怪。

盛清月惊讶的是,那陈瞎子讲的绘声绘色,虽有夸张言辞,却也八九不离十。

她不禁怀疑,难道陈瞎子昨日就在现场。

可是,他不是个瞎子吗?

反正没事做,听听说书正好打发时间。

他绘声绘色的演讲,验证了盛清月昨日的猜测。

昨日她从翠云轩开溜后,对峙的两伙人直接动了手。说打架也不准确,应该说是一方赢得了压倒式的胜利。

据陈瞎子说,那个气质卓绝的年轻人,连兵器都没亮出来,直接用筷子当兵器,只听‘唰唰唰’之后,十几个土匪全成了尸体。

路过的人目睹了整个过程,赶紧连滚带爬的去报官。

李老三带着衙役刚出县衙大门,那杀人的一行人自己走进了县衙。

有消息灵通之人打听到死的是弃岁山上穷凶极恶的土匪,也惋惜这杀人的倒霉。

虽然死的是土匪,乃为民除害,可是他们不是官差。那么多条人命,怎可随意杀害。

众人都认为这几个外地人必定是出不了县衙了。

一个时辰后,守在县衙门口看热闹的人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跑进县衙。

没过一会,李老三领着一群衙役和那丫头急匆匆从县衙里出来。

有眼尖的人认出,其中有两个正是下午那一行人之二,一点也不像是杀人犯该有的待遇。

一个经常守在红袖楼后门的乞丐认出红袖楼的小月,震惊的众人又嗅到了八卦的气息。

大家连饭都不回家吃,赶紧追着他们到了红袖楼。

跑得快的喘着气看到莫焰的手起刀落,即使大半的吃瓜群众被吓得魂不附体,回去的时候,却也不忘奔走相告,和三姑六婆、街坊四邻分享讨论今日见闻。

跑得慢的人则看见他们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知县大人亲自将那几人送出了县衙。

和众人想象的不同,一行人毫发无损。

还不到天亮,整个南泉县的人都知道昨天弃岁山的土匪被几个外地人给杀了。

只是,最后这个结论盛清月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

更有意思的是,陈瞎子的故事里竟然提到了她。

严格来说,翠云轩的事的确是因她而起,也是她让小月去官府告发的。

她觉得稀奇的是,陈瞎子在说她时,竟然说了句红颜祸水。

虽然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妥,换了个说话——丑人多作怪,听的盛清月更是别扭了。

她在心里骂了两句陈瞎子,好奇自己此刻冲到陈瞎子面前,他会是什么反应。

看了一眼,那里三圈,外三圈都是在她的事情上找到共鸣的人,盛清月理智地压下了这个念头。

她低下头,默默退到最外面。

第一次自杀失败的时候,沈归舟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自杀缓冲期。

失败一次,就再多活一个月。

浑浑噩噩过了二十来天,制定下一次自杀的日子还差两天,领俸禄的日子先到了。

这一天沈归舟很兴奋,因为昨晚她终于想到了十分靠谱的死法。

先服毒,再烧炭。双管齐下,必定万无一失。

不过,那破药铺的毒药不靠谱,她决定亲自去山上找。

她住在白歌镇,去县城的途中有一座山。她想着,上午先去山上找毒药,完了再去县衙领响,时间刚刚好。

在山中看到一处清泉,见四周清幽,满身汗水的她只思考了一瞬,便脱衣服下了水。

刚将脸上的脂粉洗净,周边突然传来声响。

她动作一滞,有野兽?

不可能吧,这山荒凉,极少有人来,但这些年,她来过很多次,从未遇到过野兽。

那是有人?

这些年她往返这里多次,也没遇到过人。

林间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还在向这边靠近。

她听着还是决定先上去,刚要动,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她动作一滞,随即那种痛开始蔓延到每一根骨头。

艹,这个时候发作?

不等她有更多反应,丛林中有东西飞出来,然后直直砸在她身边。

水溅起砸到她脸上,她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她深吸一口气,低头一看只见一具头和脖子差点分家的尸体浮上来。

那双没有闭上的眼睛正好看着她。

咒骂还未在心中形成,丛林中又飞出一个两个身影。

一黑一白,黑的在半空中被一剑割喉。

“砰。”

又被砸一脸血水的沈归舟,心情突然就平静了。

她甚至还注意到那两死人穿的竟然是外族服饰。

沈归舟挪开眼,先看见的是一把还在滴血的长剑,顺着那把剑抬头看向落在岸边的沈星阑时,他也正好看着她。

沈星阑也没想到泉中会有人。

沈归舟裸着肩膀,湿散着头发立在水中,鲜血染红了泉水,模糊了她的身影。

但是不难猜测,她此刻身无寸缕。

两具尸体一左一右环绕着她......

两人就那样对视着,周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谧。

最后还是身体的疼痛让沈归舟先反应过来,快速抬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至于为什么遮脸......她没有力气起来杀人了,也没有勇气将自己沉到血水里。

她的反应也让沈星阑反应过来,快速扯下身上的披风朝她扔过去。

同时他飞身朝她掠过去,披风将她罩住时,他的手已经拽住她的手,将她提了起来。

沈归舟飞出水面的那刻,手臂上的那只手环到了她的腰上。

披风没有顾及到的地方,有了皮肤的触感。

她应该杀了他的。

可是,她不确定现在的自己是否有这个能力。

还有,他好像长得很好看欸,这让她怎么忍心下手。

晃神的功夫,两人已经上岸。

脚一着地,沈星阑就放开了她。

仿佛,她是有什么传染病症一般。

沈归舟骨头痛的她发抖,他突然放手,让她失去了支撑,来不及反应便跌坐在地。

“啊。”

屁股摔在坚石上,她没忍住,叫出声来。

沈星阑看着她,握着剑的手紧了些。

沈归舟感受到杀气,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想杀她,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将她弄上来。

她深吸一口气,压住痛感,将头上的披风扯了下来。

沈星阑没躲避,就那样看着她露出苍白的脸。

见他如此,她停止了扯披风的手,没再管露出的胳膊和露出的腿,以及身后的空无一物。

林间山泉,清风拂面。

他们一男一女,一坐一立,一人衣袂飘飘,一人衣衫不整。

站着的神色冷漠,坐着的看上去楚楚可怜。

远看,如斯情景,如诗如画。

近看……

两人对视着,气氛变得比之前还诡异。

两人都在心里思量,杀还是不杀。

沈星阑看着沈归舟惨白的脸上不断有冷汗渗出,最终,他收起了剑。

沈归舟心中诧异,这是不打算杀人灭口了。

“把你今日看到的忘了。”

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犹如山涧清泉流动。

沈归舟回过神来,抓住了话中的奇怪之处。

他的语气没有威胁。

他不怕她将事情说出去?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还如此坦荡。

“你不杀我吗?”

因为自身身体不适,她说话有些吃力,落在他人耳里,就像是惊吓过度。

沈星阑就是这样认为的。

他看了一眼泉中的尸体,如果他知道这下面有人,他或许......

没有或许。

“你跟他们是一起的?”

什么。

沈归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泉中的尸体,猝不及防又对上了那没有闭上的眼睛。

她挪了一下眼,鲜红的血色让她眼睛有些刺痛,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她赶紧收回视线,如实道:“我不认识他们。”

沈星阑并不是真的怀疑她,本就是顺着她的话接的一句话,看着她惊恐的神色更加确定她真的只是不幸被卷进来的无辜之人。

他又问:“你是当地人?”

可以算是。

“我经常来这山上采药。”

沈星阑一直注意着她的眼睛,没有在里面看到闪躲和心虚。

沉默片刻后,他反问,“那我为何要杀你?”

他又不是滥杀之人。

这?

他的理直气壮,将沈归舟给问住了。

难不成她要自己给他送上一个杀她的理由。

她垂眸,没有说话,看着就像是胆怯的小姑娘,弱不禁风。

沈星阑盯着她看了一会,转身走了。

这就走了?

沈归舟看着他消失在山林间的身影,有些晃神。

真的不杀她?

她看着身上纯白的披风,眼里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既然如此,那看在他那张好看的脸上,她也放过他。

再抬头,那抹身影只剩下几片飘舞的衣角。

犹豫片刻,她朝他喊道:“下山的路在北边。”

他走的方向是没有路的,再走下去,今日怕只能在这山中打转了。

沈星阑听到声音,有些诧异。

下意识回过头去,只见她已经爬起来,背着他往另一边走去。

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裸露的皮肤,赶紧回过头。

“多谢姑娘。”

他还是礼貌回了一声,才朝北边走去。

沈归舟听到道谢时,正好抓住自己的衣服。

她动作一顿,嘴角微微扬起。

姑娘......声音真好听。

衣服穿上的那刻,她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看着自己垂着的右手,笑容蔓延到那双狐狸眼里。

好在是现在发作的,不然,这荒山野岭,她就要吓到刚才那位公子了呢。

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所有关节断开的那刻,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一次,她一定要自杀成功。

手比脑子快,快速抬起,夺过了那把刀。手腕再一翻,它原先的主人就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她不想当英雄,可无法忽视他们的无辜。

沈归舟每杀一个人,就在心里骂一句陈穆愉废物。

她的行为引来了更多的人围攻,她开始自顾不暇,最终只能仓皇而逃。

然后,她每骂一句陈穆愉后,还骂一句自己。

甩脱敌人已是半夜,不同于之前的混乱,整座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死亡的气息。

沈归舟踏着尸体躲避着搜城的敌人,心越来越堵。

她花了快十一年都没能解开的结在一瞬间解开。

她终于认清,有些东西是注定无法离弃的。

前方的小巷传来打斗声,沈归舟改变了主意,稳了下气息,快速奔过去。

黑暗中,几个身穿天楚轻甲的将士狼狈的被后吴士兵围在中间。

面对敌人的嘲讽,狼狈的几人依旧一脸坚决。

尤其是中间那中年汉子,那双不服输红眼让沈归舟有一种熟悉之感。

眼看那人就要死于敌军的乱刀之下,她冲了出去……

滂沱的大雨已经整整下了两天一夜,不曾停歇。

沈归舟站在城楼上,看着城外的庄稼全部被淹没,替那些辛苦的庄稼人惋惜之余,却自私的希望这场雨下的更大些,更久些。

因为只有那护城河的水漫过了河岸,才能为这南境百姓拖延出一丝生机。

“姚将军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她将手伸出檐外,头也不回的朝身后的人道。

沈归舟话音一落,一中年汉子从她身后的大柱子后走了出来。

他倒也是个直爽人,直接问道:“姚某就想问问沈姑娘,这新安城可能保住?”

沈归舟甩掉手中的雨水,转过身来,看着他:“哦,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从哪里来,或者是哪里的探子。”

此时已经是新安城遇袭的第三天,和沈归舟说话的人正是她那天晚上见到的那被围攻的中年汉子。

他那热血不服输的眼神,让沈归舟出手救了他们一行人。

她随着他们几个一路躲避着敌军,顺便出手帮他们解决一些敌人。

一路逃亡中,沈归舟知道他是这新安城的参将姚廉。

那日他们本是要前往封垚支援的,不曾想还未出城就遇上了敌军偷袭。

南境防线兵力一向都少,前些时日因为千域族叛乱,各地精锐又被抽调不少。

如今这新安城兵力加上城主府府兵也不过三百而已。

当知道敌军进城时,姚廉便带了手下士兵抗敌。

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好在不畏死,也曾是沙场喋血的汉子,才能苦苦撑到后半夜。

他告诉沈归舟,他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却没想到还能活着,实乃天不亡他。

他义愤填膺的说着这话的时候,沈归舟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应该感谢她,什么叫天不亡他。那个时候,老天估计在哪个老相好那里躲着呢,还有空管他。

也不知是他看见了沈归舟翻的白眼还是脑子转过来,随即说更应该感谢她。

沈归舟客气地摆了摆手,一来二去,他的事情她知道了个大概。

他问她名字时,她也毫不扭捏地告诉了他——沈归舟。

沈归舟很大方的主动告诉他,她是从南泉县过来的,救他们完全是恰巧碰上罢了。

至于其他的,沈归舟倒是没想要隐瞒,只是恰巧敌军发现了他们,他们没有了更深入了解的机会。

躲了几条街,沈归舟发现进城的敌军人数并不多,大概也就二百来人。不过这相对于新安城的防卫来说,也算是大敌。

再加上他们来的太快,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又因这城中多是手无寸铁的百姓,才造成了势不可挡的假象。

这一路过来,他们又汇合了几十个散兵。虽都有些轻伤,却还是比普通百姓要强些。

这样一来,他们成了一支不小的队伍。

反倒是后吴敌军,因为在城中到处搜索,散了队伍,几人一组行动。

弄清楚这些情况后,沈归舟感到从所未有的憋屈。

他大爷的,他们这一群人竟然就被这么些人追着逃了一晚上。

更可耻的是,两百来人,差点灭了一座城。

此乃大辱。

砍了几个将一大姑娘拖到角落里的畜生,抓了个活口一问,确定他们只是先头部队,其余人要明天早上才能到后,沈归舟决定要杀个回马枪。

此时沈归舟并不是想做英雄,她仅仅是觉得被这么几个乌合之众追着跑,实在是太过窝囊。

她和姚廉合计了下,决定借着他们对地形的熟悉,关门打狗,将敌人逐一击破。

沈归舟所料不差,借着夜色到城门口时,守城门的人仅有十来个人。

就这十来个人,竟然就堵住了全城人的活路。

沈归舟气愤之余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什么时候,天楚子民竟是如此懦弱,天楚将士竟是如此无能。

敌人不及这满城百姓十分之一,他们却任由屠刀挥向自己,无力反抗。

姚廉打着手势让沈归舟躲起来,打算自己带人偷偷将这十几人解决。

沈归舟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直接将手里的匕首朝着城楼上巡视的敌人扔了过去。

沈归舟喜欢死人,因为他们让她有了一份稳定的差事,可以在白歌镇安稳混日子。

可她不喜欢杀人,因为血腥味会让她兴奋。

但是,对于该杀之人,沈归舟从不手软。

今天晚上死在她手里的亡魂已经不少,她也不介意往生薄上再添几笔杀孽。

匕首扔出去的同时,沈归舟抢过旁边一士兵手里的弓箭。

挽弓,搭箭,放手。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看得姚廉等人目瞪口呆。

看着城楼上的其余三人和那脖子上插着自己匕首的人一起倒下城楼,沈归舟松了口气。

幸亏没射偏,不然她这老脸往哪里放。

陈穆愉一怔。

“八乡九镇剩下的只有断壁残垣,城里现在到处都是千域族人。”

她平静的话语一出,难民都露出哀戚,有低泣声在人群中响起。

陈穆愉的神情没太大变化,应该是早有预料。

问她,只不过是确认罢了。

他扫视四处,动了动嘴唇,最终却只是朝沈归舟说了句告辞,就带着人急急离去。

她想要叫住他,也仅限于想想而已。

南泉已是座死城,可它是天楚的城。

于国而言,它不能丢。

看着那些渐渐消失的身影,她觉得有点冷。

这个冬天好像比过去十年的冬天都要冷些。

战乱改变了她自杀的计划。

她原先是想在白歌镇死去,等尸体腐烂,被人发现,望大家能看在十年相识和十两遗产的份上,给她找一个埋骨之地。

现在,她如果自杀,多半是被扔进乱葬岗。

想到那环境,她决定先暂缓执行死亡计划。

从南泉逃出来,沈归舟带着所有的家当——十两银子,一路向北。

想要再找个如白歌镇一样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地方先安顿下来。

可惜,现实过于骨感。

沈归舟猜想不错,陈穆愉出现在南泉不是偶然,他是早就收到消息说千域族要叛乱,亲自前往南境,提前做出布防。

死的那个人是他派出的探子。

看到那具尸体时,他已经猜测到事情的走向。

只是,他没有想到域族人会提前起兵,做出屠城这等疯狂之事。

南泉惨案后,他很快出手反击。

陈穆愉年少有为,纵横沙场,镇北将军也绝非浪得虚名,很快就遏制住千域族势力。

只是,处处皆有意外。

据后世野史记载,天楚永盛二十六年十月初二,南境千域族举族叛乱,火烧南泉县郡,做出屠城的疯狂之举。

天楚永盛二十六十月初三,晋王陈穆愉接管南境防卫。

天楚永盛二十六年十月十五,紧邻天楚南境的后吴在南境防线上陈兵十万。

内有域族叛乱,外有吴兵压境。

晋王虽用兵如神,无奈南境多年太平,驻军仅有五万。

朝廷派援兵十万前往,却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太平祥和的假象被打破,狼烟四起,赤地千里,白骨露野。

南境局势危矣。

后吴在南境陈兵十万的时候,沈归舟正坐在一个只有顶的茶棚里,举着值两个铜板的粗茶,遥望着前方的新安城。

离开南泉后,她自称沈归舟。

自此,也无人再知晓韩娘子。

她向北行了近半个月,还是没有走出南境。

一路走来,她还能时不时听到许多边境上的消息。

听到陈穆愉已经控制住南境局势时,她并不意外。

毕竟这是晋王亲临。

当听到虽然晋王还是没有平定叛乱时,她也不意外。

南境多丘陵和深山,千域族占据十万大山,占尽天时地利。

陈穆愉不熟悉环境,短时间内想要压下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需要时间,只要给他时间,这场战争的胜利一定属于他。

知晓这些后,她也开始放慢了脚步。

沈归舟早年就听说南境有一城名曰新安,虽不如江南,却也是山清水秀,最重要的是民风淳朴。

她打算去那看看,如果真的如传言那般好,那在那里住下来也是不错的。

她一向都是行动派,翌日就直接转道新安。

听到后吴陈兵十万的消息时,正是沈归舟做出这个决定的第二日中午。

她端着茶遥望着新安,幻想着那里的风景,幻想着那里的美人,总之幻想着她希冀的一切。

突然,有个不长眼的突然闯入打破了勾勒的画面。

远方有疾驰的马蹄声响起,扬起一阵尘土,她机敏地闭上眼睛,却没能拯救手里的那碗粗茶。

在歇脚众人的骂骂咧咧中,一人一马绝尘而去。

有眼尖的人看清,那人一身带血的盔甲。说与身边人听后,骂咧声渐渐小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说的凄凉。

还没有听到准确的消息,大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沈归舟又重新要了碗茶,还没喝完,茶棚又来了歇脚的。

后吴陈兵十万的消息随着他们在这简陋的茶铺里传开,周围陷入了死寂。

沈归舟有点忧愁,她的愿望好像要落空了。

晋王再用兵如神也抵不过南境无兵可用。

后吴突然发兵,让南境局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南境沿线十城,除陈穆愉亲自镇守的封垚外,其余皆是损失惨重。

一夜之间,三城失守。后吴士兵所过之处,只剩尸骸。

南境千里,一夜之间,沦为地狱。

当日在茶棚听到后吴陈兵时,沈归舟本打算在新安城里歇上一晚,再继续北上。

无奈,人算不如天算。

那日,沈归舟踩着刚出头的月光进入新安城,刚找到一间客栈,还没来得及开房,城里就乱了起来。

混乱中,有人高喊,贼人进城了。

她愣了下冲出门去,只见街上人来人往,一片混乱。

有马蹄声从城门口传来,她似乎感受到了大地的颤抖。

想要返身回客栈去躲一躲,一回头,客栈已经大门紧闭。

沈归舟仰天看了一眼,觉得这肯定是菩萨在惩罚她从没有给他们烧过香。

你大爷。

不是说陈穆愉是战神吗?妈的,这才一天一夜,就让后吴越过了南境防线。

沈归舟在心里将陈穆愉骂了一通,想起那张好看的脸,再没有了惊艳。

中看不中用。

这夜,还没得到休整的她,又只能和大家一起赶紧逃命。

只是,南境千里,哪里才是生路?

随着众人还未跑出几步,敌人已经到了身后。

惨叫声在身后响起,让她的脚步变得异常沉重。

休管他人瓦上霜。

她抬脚要走,重叠的惨叫声,张狂的笑声,粗鲁的咒骂声,绊住了她。

耳边有刀风声,沈归舟险险避开,结果,还是迎了一脸的鲜血。

那把被她避开的刀,落在了旁边一位老婆婆身上。

看着那双浑浊的眼睛,她感觉自己的血脱离了控制,快速涌上喉管。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