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阅读首辅大人的宠妾
  • 全章阅读首辅大人的宠妾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八月雪
  • 更新:2024-06-11 11:55:00
  • 最新章节:第35章
继续看书
现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是作者“八月雪”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四喜四月,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反应过来,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酒杯对着徐将军敬酒。顾容珩为徐将军倒了杯酒,露出些微笑:“怀玉往后还要仰仗将军多指点指点。”徐将军接过顾怀玉的酒杯,大声笑道:“怀玉这小子悟性不错,我再调教调教,下次战场上就能独当一面了。”这边四月捂着唇匆匆往竹林深处走,还未到梳洗房,就忍不住吐了出来。她夜里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吐出来的也只有一些酸水,待到再也呕不出东西了,四月才匆匆往......

《全章阅读首辅大人的宠妾》精彩片段

下午时,大太太专门将徐将军一家留了下来,几个女眷就在花厅里一起坐着说话。
徐将军本来想借此机会同顾容珩这个自己的未来女婿,好好深入聊聊,奈何人家公务繁忙,下午内阁里就有人来喊,匆匆的就往宫里去了,没法子,只能架着单着的顾怀玉去比试去了。
顾怀玉苦不堪言,徐将军牛一样的身体,他这身板,那是完全招架不住。
晚上的时候,本来早要一起用饭的,可徐将军偏要等顾容珩回来一起,所以等到顾容珩回来,已经过了戌时了。
这边徐将军一看到顾容珩,就上前去拍了拍顾容珩的肩膀,皱眉道:“还是为着上次那事?”
顾容珩点点头,脸上带了丝笑意:“将军不用担心,那些老臣我已经劝回去了。”
徐将军就叹了口气:“如今皇帝要给珍妃娘娘修建温泉别院,国库吃紧,那些老臣们也是为了皇帝着想。”
顾容珩带着徐将军坐下,接过丫头送过来的酒杯,亲自给徐将军斟了一杯酒道:“老臣们担忧也是应该,只是如今皇帝正在同那些老臣较劲,这样逼着劝,反而不是办法。”
徐将军一愣,看向顾容珩:“难道你有法子能劝得动皇帝?”
顾容珩也给自己倒了杯酒,才慢条斯理道:“根本处还是在于珍妃,皇帝能抵住压力宠着珍妃,珍妃却未必能够顶得住。”
“只要有大臣上奏珍妃为祸国的妖妃,到时候就看她能不能承受得住了。”
徐将军笑起来,拍拍顾容珩的肩膀,眼里眯起笑意:“后生可畏啊。”
顾容珩脸上疏贵,端起酒杯给徐将军敬酒:“吃饭不谈那些,寻常家宴,还敬将军一杯。”
徐将军对于这个未来女婿相当满意,乐呵呵的就一饮而尽。
徐若芷就坐在顾容珩的对面,时不时抬头看顾容珩一眼,又害羞的低下了头。
四月站在顾如意身后默默的给顾如意布菜,席上的肉菜不少,可她也不知怎么的,往常闻了这些便馋嘴的不行,今日却觉得有些恶心。
顾如意喜欢吃樱桃肉,四月为她夹了几块,闻着那油腻的味道,忽觉的心中不适,胃里一阵翻滚。
她不动声色的拉过一边的阿叶,轻轻在她耳边小声道:“阿叶姐姐,我有些不舒服,先去喝口水,你先替姑娘布菜吧。”
当下这场景,阿叶也不能同四月细问,只是点点头道:“那你快去快回。”
四月点头,捂着胸口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席上的人都相互说着话,唯一注意四月走了的人,也只有顾容珩。
顾容珩被身边的徐将军一杯一杯灌着酒,得了空闲才看向边上的顾如意,状似无意的问道:“四月又到你院子伺候了?”
因着顾怀玉,顾容珩认识四月倒并不奇怪,顾如意还未说话,旁边的大夫人就笑着开口道:“是我让四月过去的,这丫头心里也念着旧主,我就让她过去了。”
“回晋王府的时候多个人,也多份照应。”
顾容珩的长眉微微一挑,却没说话,旁边的徐将军却有了几分醉意,大着嗓门儿道:“念旧主好啊,这丫头不错。”
桌上的人都被徐将军有些醉意的话惹得笑了出来,除了有些不敢相信的顾怀玉。
待众人笑过,顾怀玉正想说些什么,却感觉手被身旁的顾容珩按住。
他本是想问大姐真的要带四月去晋王府么,再看看一边顾容珩压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脸上有些狐疑,难道大哥知道他要问什么?
顾容珩看向顾怀玉,收回了手淡淡道:“你这次能得皇帝赏识,还多靠了徐将军提携,还不快去敬徐将军一杯。”
顾怀玉反应过来,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酒杯对着徐将军敬酒。
顾容珩为徐将军倒了杯酒,露出些微笑:“怀玉往后还要仰仗将军多指点指点。”
徐将军接过顾怀玉的酒杯,大声笑道:“怀玉这小子悟性不错,我再调教调教,下次战场上就能独当一面了。”
这边四月捂着唇匆匆往竹林深处走,还未到梳洗房,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她夜里没什么胃口吃东西,吐出来的也只有一些酸水,待到再也呕不出东西了,四月才匆匆往梳洗房里去净口。
四月脸色苍白,身子也提不起力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起前面的宴席,四月匆匆洗了脸,又往顾如意那边去。
轻轻回到顾如意身后,席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阿叶看着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的四月,轻声道:“妹妹你怎么了?”
四月摇摇头,白着脸道:“可能是下午时吃错了东西,心里有些不舒服。”
阿叶想了想:“下午用饭时你就没怎么吃东西,能吃错什么东西?”
四月忍着又有些想吐的胸口,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昨晚没睡好吧。”
这边徐将军已经喝醉,他却拉着顾容珩道:“你我都喝了一样的酒,怎么我瞧你半点都没醉呢。”
顾容珩任由徐将军拉扯着,又叫来几个家丁过来,这才把徐将军架住了,
他笑着在徐将军面前道:“我也醉了,不过将军没有瞧出来罢了。”
顾容珩的确有几分醉意,酒是徐将军从边塞带来的烈酒,少有人招架得住,顾容珩也只是历来克制习惯,不露声色罢了。
徐将军却不信,非要扯着顾容珩再喝几杯。
顾夫人是历来知道徐将军的酒品的,连忙上去扶着,让着身边的丫头过来帮忙扶着,这才对着一边过来的大夫人道:“顾夫人笑话了。”
大夫人笑着道:“徐将军性情中人,倒是我还怕徐夫人嫌弃我招待不周。”
徐夫人又客气几句,才拉过来徐若芷一起过来道别。
徐若芷过来同大夫人道了别,又看向一边站着的顾容珩,过去他的面前,低着头小声道:“顾公子,我走了。”
顾容珩低头看着面前的徐若芷,笑意温和:“ 徐姑娘慢去。”
这还是今日顾容珩第一次对她说话,徐若芷脸上又染上绯色,点点头,才依依不舍的过去了母亲身边。
四月没关注到这里,她只觉得额头上冒汗,心口处滚烫,好似又要吐了出来。
顾如意听四月说道这里,差不多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晋王竟然只是会因为怀疑,就能亲自过来确认。
四月只是一个奴婢,晋王要真的觉得四月骗了他,何必自己单独过来。
这样想着,顾如意对着身后的阿叶道:“你先带着四月去换身衣裳。”
阿叶连忙点头,拉着刚才因为挣扎弄湿了一身的四月起来,往前面的屋子里走去了。
待四月一走,顾如意走到晋王的身边,还没有开口,就听到晋王冷冷的开口:“除非让我亲自见到这个丫头的脸被毁了,不然我非要她不可。”
顾如意也被晋王爷这执着的口气吓了一跳,她上前挽住晋王的手臂,拉着晋王爷往寝殿走,柔声劝道:“王爷何必为了一个丫头生这样大的气?”
“刚才王爷听到了,四月不愿洗,也是怕脸上伤口化了脓,到时候真毁容了,不就是可惜了?”
“王爷要确认那丫头脸上的伤还不简单?等过两日她换药的时候我让她过来,王爷可不就能瞧见?”
晋王听了,阴沉的脸色才微微好转,搂着顾如意笑了笑:“那丫头的确有些不一样,我今夜也的确有些冲动了。”
他的声音阴狠:“不过她越是对我避之不及,我就越想要得到她。”
顾如意微微愣了下,随即笑道:“王爷,不过是个丫头。”
晋王这才看向了一旁的顾如意,立马笑意深起来:“王妃说的是,不过是个粗陋丫头,比起我的王妃,差了不知多少。”
这边四月被阿叶扶着回到房里,四月还不忘去看被晋王踢坏的门闩,阿叶有些无语:“门坏了明儿给管家说一声就是了,你心疼什么。”
四月倒不是心疼,只是担心门坏了,又被什么人给闯进来了。
坐在床上,阿叶看着四月的脸,叹道:“别说,你的脸上被草药一盖,完全瞧不出什么了。”
四月叹了口气:“可晋王今夜突然闯进来,要看我的脸我也是没有想到的。”
阿叶有些担心:“那怎么办?晋王还会再来找你吗?”
四月皱着眉:“我感觉晋王不会放过我的,要是没有看见我的脸,下次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
阿叶连忙问道:“那怎么办?”
四月摇了摇头,又忽然对着阿叶道:“你能弄到朱砂么?”
听说朱砂覆在脸上不容易被洗去。
阿叶摇头:“这东西,我哪能弄到。”
四月不安的在房间走来走去,阿叶也被她绕的心慌:“你先别走了,等换了衣服再想办法吧。”
四月这才想起身上的衣服衣袖和领口到处都湿了,贴在身上十分不舒服,就去拿了衣服换上。
阿叶看着正在换衣服的四月道:“要不我们把这事同娘娘说了吧。”
“兴许娘娘能帮我们呢。”
四月看了天真的阿叶一眼,叹了口气:“是娘娘要把我送去给晋王固宠,你觉得娘娘会帮我吗。”
阿叶摇摇头:“不能……”
四月将衣服换好,又做到阿叶的面前道:“这两天我脸上有伤,娘娘肯定不会让我过去伺候,你就在娘娘身边听听娘娘的想法,我再想想该怎么做。”
阿叶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
说着阿叶又担心的看向四月:“要是真的被王爷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四月拍拍阿叶的手:“放心吧,要是真的发现了,我就全部揽过来,不会连累你的。”
阿叶愣住:“那你怎么办。”
四月垂着眼:“我后面自己会想办法的。”
她忽想到一事,看向阿叶问道:“王妃娘娘怎么会忽然过来?”
阿叶这才想起来,说道:“是有个面生的小厮跑来说晋王爷在门口崴了脚,让娘娘去瞧瞧。”
“不过王妃娘娘一出院门口,就瞧见外面王爷正按着你在水里了。”
崴了脚?四月所有所思点点头。
等到阿叶走后,四月才摸出了枕头下面的玉肌膏来看,四月放在手心里,始终想不到到底是谁会给她这个。
她在这王府里也没有多久,认识的人也只有主院的那几个人,到底有谁会偷偷的给她送这个?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结果的四月,只好重新将东西放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起身去熄了灯。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阿叶就抽着吃饭的空闲来到四月的房间里。
四月看道阿叶过来,连忙问道:“娘娘怎么说?”
阿叶看了眼四月,欲哭无泪,说道:“娘娘说这两天换药的时候让你去寝殿换。”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四月稳住阿叶:“你先别怕,我有办法的。”
阿叶急的快哭了,急忙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四月想了下道:“你知道有一种虫子吗?只要在身上爬过了,身上就会留下红印,要过好几天才好。”
阿叶茅塞顿开,跳起来:“这个我知道,后花园的树上好像就有,我这就去抓两只。”
阿叶说走就走,四月还来不及反应,阿叶就已经出门了。
等了一阵,阿叶手上捧着个叶子放到四月面前:“四月,你看。”
四月看着叶子上蠕动的肉虫有些恶心,捂着嘴快要吐了出来。
阿叶看到四月的样子就道:“妹妹,你现在就不要嫌弃它恶心了。”
阿叶说着就往外走:“我现在不能再留在这儿了,得赶去前面伺候了。”
四月看着阿叶转身走了,才看上树叶上的虫子。
本来想闭着眼抓着它放到脸上,可手指还没碰到,四月就恶心的不行,赶忙捂着嘴往外面跑。
晚上的时候阿叶来看四月,看到四月脸上的药膏已经没有,脸上布了好几条血痕,看起来真的像猫抓的似的。
阿叶佩服的看向四月:“你真的将虫子放在脸上了?”
四月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本来胆子极小的,任何虫子以前见了隔着老远都要躲着,如今竟能将虫子放到脸上,这是她从前想也不敢想的。
四月还是觉得有些恶心,一想起来就浑身起了起皮疙瘩,脸色十分苍白,看向阿叶:“你看我还有其他法子么。”
阿叶看四月这样子,也不好再打趣她,安慰道:“妹妹忍一忍,总之晋王爷这关算是过了。”
四月点点头,对着阿叶道:“明日王爷在吗?”
阿叶点头:“这些天王爷已经搬到寝殿同王妃娘娘同住了。”
四月就道:“那明日一早,我同你一起过去。”
“好。”
下午的时候,顾如意早早的让厨房准备了膳食,深秋的天色暗的比较快,在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顾如意才对着季寒霜道:“季寒霜,王爷已经回来了,你现在就去西平斋叫王爷过来用饭吧。”
“就说我已经在等他了。”
季寒霜点点头,想起自己还不认得西平斋的路,就又道:“奴婢可以让阿叶陪我去吗?”
顾如意点了点头,又赶紧让翠浓替她装扮。
出了寝殿,阿叶看着季寒霜身上的桃粉衣裳,忍不住道:“你这身倒好看,是娘娘让你穿的么?”
季寒霜默默点头,沉默了一下还是问道:“我穿这样的衣服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阿叶笑了笑:“看款式还是丫头的款式,只是花纹多了些,颜色鲜艳了点,也是合规矩的。”
“并且是娘娘赏给你的,你安心穿着就是。”
季寒霜便不说话了,两人就一起往西平斋里去。
走到西平斋门口,门口守门的丫头认得阿叶,就问道:“阿叶姐姐,可是王妃娘娘派你过来的?”
阿叶点点头,守门丫头就连忙让开路,放两人进去了。
进去里面,季寒霜跟着阿叶走到主屋下的回廊上,面前挡了半截帘子,看不清楚里面。
阿叶推了推了季寒霜,季寒霜这才反应过来,垂着头对着里面恭敬道:“王爷,我家娘娘请王爷一同过去用晚膳。”
季寒霜的话一说完,里面就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你去回了,就说我没空。”
季寒霜有些犹豫,想了下还是道:“王妃娘娘特意为王爷准备的,正等着王爷过去一起用膳。”
带着滚烫茶水的茶杯啪的一声落到了两人脚下,接着一道微怒的声音传来:
“我说了我不去,怎的听不懂话?”
季寒霜和阿叶都被这场面吓得一愣,连忙跪了下去。
里面的晋王爷翘着二郎腿,看到门口跪着的两个丫头,视线盯上那道粉色身影上,犹如一朵待采摘的桃花,不由得勾起抹笑。
季寒霜垂着头,忽然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双缎黑的靴子,紧接着她的下巴被一只手握住,被迫仰头看了上去。
只见晋王爷勾起嘴角笑了一声,道:“既然王妃派了这样一名貌美的丫头来请我,凭着这份诚心,我自然要去了。”
说着晋王爷松了手,负手率先往前面走去。
季寒霜惊魂未定,还是被阿叶拽了一下,她才起了身和阿叶在后面匆匆跟上,想起刚才晋王爷看她的眼神,不禁觉得一阵冷寒。
很快到了寝殿,晋王爷进了屋内,季寒霜和阿叶就站在一边守着。
顾如意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季寒霜,又看看已经坐在对面的晋王爷,笑了下,对着季寒霜道:“季寒霜,过来给晋王爷倒酒。”
季寒霜只是微微愣了下,就连忙来到晋王爷的身边,拿起酒壶给他面前的酒杯斟满。
只是她倒完酒正准备离开时,胳膊却忽然被晋王爷的手拉住,他的手一用力,季寒霜就跌坐在了晋王爷的身边。
只见晋王爷勾着笑,眼神轻佻的流连在季寒霜的身上:“走什么?好好在旁边给我倒酒。”
季寒霜脸色发白,求助的眼神看向对面的顾如意,可顾如意看也未看她一眼,端着手上的酒杯对着晋王爷笑道:“王爷,之前臣妾有些冲动,臣妾在这里给您赔个不是。”
这还是顾如意第一次主动认错,晋王爷十分受用,喝了酒笑着道:“王妃哪里话,本王也有些冷落了王妃了,今夜本王就留在你这里,好好陪陪你。”
顾如意脸上微微有些红潮:“那王爷可别骗臣妾。”
“臣妾听说了知画妹妹怀了王爷的子嗣,臣妾也想为王爷生下一个儿子。”
季寒霜在旁边听着这些话,丝毫不敢相信这些话竟然会是顾如意说出来的,可转念一想,对于目前的顾如意来说,能有一个孩子,或许才是对于她地位来说,最为稳固的保险了。
晋王爷难得见到顾如意这样娇羞的样子,以往都是一派正经的端正模样,让人提不起什么兴趣。
今日这样的顾如意,从他的目光看过去,虽比不过荷香院的会勾引人,也别有一番风味。
他立马大笑:“王妃想要孩子还不简单,只要王妃学会事事顺着本王的心意,本王自然会宠你。”
顾如意笑意盈盈:“臣妾自然都听王爷的。”
这次两人难得的十分和谐,你来我往的说着好些话,季寒霜默默在一旁斟着酒,晋王爷的手时不时的碰过来,她如坐针毡,只想快些结束。
忽然,季寒霜觉得自己的腰间被晋王爷用力搂住,整个人几乎被他揽在了怀里,只听到晋王爷一边紧紧搂着她,一边对着对面的顾如意道:“这个丫头倒生的美貌,本王竟未见过这般貌美的女人,该不会是王妃特意为本王准备的吧?”
季寒霜听罢,急的眼里几乎快有泪出来,转头看向顾如意,却见顾如意笑了笑道:“这丫头是我身边的贴身丫头,自小就娇美,在顾府时就跟着我了。”
“哦?”
晋王爷脸上的笑意加深:“王妃的意思是这个丫头,本王不能动是么?”
这么当着季寒霜的面说着这样的话,好似她在他们两人眼里,只是一个可以随意给予的物件,季寒霜羞愧难当,硬生生的忍着眼泪。
顾如意看了眼几乎快泫然欲泣的季寒霜,又很快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晋王爷,漾起一个笑意:“王爷不是说今夜陪臣妾的么。”
晋王爷立马大笑,放开了季寒霜,笑着道:“对对对,本王刚才说的话竟忘了。”
说着晋王爷就对着旁边的丫头吩咐道:“赶紧把这些东西都收了,端水进来伺候,本王今夜要宿在这里。”
晋王爷的话刚落下,很快就有丫头过来收拾。
季寒霜得了自由,连忙起身逃开,对着顾如意,声音有些颤抖道:“娘娘,奴婢有些不适,想先回去休息。”
顾如意只看了季寒霜一眼,未多说什么,摆摆手,就让季寒霜退下了。
阿叶看到往外走的季寒霜,连忙跟着在外面追上她,有些担心的问:“季寒霜,你还好吧?”
季寒霜忍着泪,摇摇头道:“没事。”
阿叶看着季寒霜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叹了口气:“你累了先好好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季寒霜闭眼点头,待阿叶走后,走了没几步,就又吐了起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